劉姐雨雪霏霏

昔我去矣,楊柳依依;今我到思,雨雪霏霏。



——題記



“難過橋下春波綠,曾是驚鴻照影到”



假如人生隻如初見,那麼我所經歷的那場邂逅,將會是1個令人沉浸與神去

的故事。與菲菲的相識,其實就是1個愛與痛的過程,縱然沒有轟轟烈烈,但是

乾坤可鑒,我隻是1個平庸的人,菲菲也隻是人世間的1個女人,但她用她的熾

暖的心與靈魂在追求1個女人應該擁有的高興,這是人性使然。她很灑脫,高興,

合鍵還很漂亮。漂亮得讓我如此癡迷與倉皇。作為1個男人,我已經享絕瞭人世

之樂,我該曉足,所以菲菲的離開讓我承擔的痛苦,我撓之如飴。



悲劇是將有價值的東西毀滅給人望,對菲菲到講,她的生命就是悲劇。悲劇

是不能再重到的,我不明白老天為什麼讓菲菲香消玉隕,連1點指望全不給我。

不管別人怎麼想,我全把菲菲當做是我人生的1道坎,我邁不過往,我願意邁不

過往,不僅如此,我還跌落其中,無法自拔。



我記得星期4那天,我在劉姐的咖啡廳碰到瞭菲菲。當時廳裡正放著日本B

ossaNova女王小野麗莎的《水果色拉》,歡快而璀璨。



“你就是唐明吧,劉姐啼我到恭迎你!”1個漂亮的女孩站在我面前。我仔

細端詳,她貌似西施,1身學生裝扮,裙子潔白細膩;身材高挑而玲瓏有致,1

襲長發襯托著那張嬌媚而可人的臉龐,令人遐想不已。



“是啊,你是?”我趕快收歸自己的心思審視著這美人。



“你啼什麼名字?”我沒等她歸答,我追著問。



“呵呵,我啼韓菲。”她撲哧笑出聲音到,我也同著笑,明白自己有點失態。



接著同她往見瞭劉姐,才明白她是劉姐的表妹,到這裡消遣的。



“大忙人,今天啼你到,主要是啼你陪我這美人表妹來處走走。”也不明白

劉姐什麼意思,講話的神情曖昧的望著我,劉姐這幾年全是1個人,從沒聞過她

同我講有個表妹,還長那麼美,管她呢,畢竟是個美人,陪陪她,我是求之不得。



“劉姐講話真客氣,應該的,菲菲要到,劉姐該通曉我往接她,那才啼絕地

主之宜,今天反而啼她在門口等我,真是折煞我啊!”“菲兒,你可仔細點,這

個男人可是油嘴滑舌的,你仔細別上當啊!”劉姐毫不客氣的講。



“我望不會的,姐姐,唐先生講話文謅謅的,很客氣的樣子,好象倒是怕我

食瞭他。”韓菲嬌笑地講。



“怎麼會呢,隻是初識韓小姐,深怕講話唐突。”我趕快分辯。



“好瞭,菲兒,唐先生很忙的,不明白有沒有空啊?”劉姐講。



“不忙,隻要韓小姐有空就好啊!”我連忙答來。



“啼我菲菲就可以瞭。”韓菲抗議講。



我連忙點頭稱是,劉姐姐在1旁隻顧笑。我們聊瞭1會,菲菲覺得無聊,1

個人走開瞭。我和劉姐復冷暄瞭1會。



“望到住的地方有著落瞭”劉姐笑著望著我,復指瞭指菲菲。



由於剛到,沒尋來地方住,劉姐就講啼韓菲住我那裡,我心裡復是狂喜復是

緊張,隻怕韓菲不答應啊。劉姐預計望出我的心思,提議我講,“那就望你瞭,

你下午陪她買東西,你好好哄哄,就講房子不好尋,也不安都之類,等你講得差

不多瞭,歸到我這,我再講講,就成瞭。”“我望難,沒理由的啊,順理成章她

該住劉姐你那裡。”我講。



“不會的,1則我那破房子,她這樣的嬌美人望不上,2則我那裡有男人,

她盡不好意思往。”“有道理。”我1拍大腿,誇劉姐聰慧。



“就這樣講定瞭,你下午好好哄哄,合鍵她開心。”劉姐笑著講。



下午,劉姐果真推脫有事情走瞭,我顯然和菲菲1塊食飯,然後開車帶她逛

遍整個城市,菲菲卻象個小孩1樣,快樂得歡喚雀躍,宛然剛到來這個人世間1

般,1路和她講話,連乏累全忘瞭。但我還是望望她是否情願來我那裡往住,於

是乘著快樂,就講:“菲菲,你到的時候,劉姐事先沒同我講,所以,1時候也

尋不來什麼好的房子給你住,心裡真有點過意不往啊。”



“唐先生客氣瞭,是我打擾瞭才對。望到我隻好往眠大街上瞭。”



“不過你不用擔心,沒有韓小姐想的那樣嚴峻瞭。”我趕快講。



“我講瞭,啼我菲菲。”



我連忙道歉,美人就是美人,不好應付。



“莫非你有別的主意?”菲菲轉過頭到講。



“就是怕委屈你瞭。”我講。



“你先講講望。”



“我那裡倒是有地方住,你不嫌棄就先移過到,等尋來好的房子,再移出往。

你望怎麼樣?”我建議講。



“好事情啊,省錢省事省心啊!”沒想來,菲菲想全不想就不假思索。



“那就是你允許瞭。”



“我歸往同劉姐討論1下就可以瞭。”晚上,劉姐打電話到,講菲菲要移過

到,要我務必將房間收拾好,不可怠慢,還有意講很大聲,這時菲菲過到搶話筒,

“唐先生,你望見瞭,劉姐全在趕我瞭,你可要幫忙啊?”菲菲聲音很嬌氣,讓

人聞著很舒暢。



“韓小姐………”剛講出口,我即將改口,“菲菲,你如不嫌時間緊張,明

天即可移過到啊!我今晚就可以把房間收拾出到。”菲菲在電話那頭偷笑。



“那倒不用,今天你也累瞭,陪瞭我1天,我過兩天再過往,我要在這同劉

姐學點東西。”菲菲笑著講。



“學什麼呢?”我問。



“不告訴你啦,呵呵!”菲菲笑答,望我無語,補瞭1句:“以後告訴你瞭!”



我苦笑,我復問瞭她今天買的東西愜意不?城市怎麼樣?除瞭這些也沒什麼

可講的瞭,菲菲也不講,我問什麼她答什麼,我尷尬之極。我正要講再見。



“後天有空嗎?”菲菲問。



“後天,”我有意挈瞭1下,“有的。你想往哪裡?”



“想往千裡湖,你陪我往。”



“那裡很美的,你有眼光啊。”我們約定瞭時間,各自掛瞭電話。



我將公司的事情能處理的絕早的處理瞭,能推的去後推,後天早上,我開車

到接菲菲。



沒想來她已經在門口瞭,穿得很美麗,白色裙子美而不俗,襯托上身那件韓

國服飾,加上高同鞋子上那雙修長的腿,令人驚羨不已。



“等瞭很久瞭,不好意思啊!”



“我也剛下到,劉姐姐1早出往瞭。”菲菲望我要往同劉姐姐道別,忙講。



“你今天很美麗。”我稱贊講。



“固然,今天比較特殊。”



“特殊?為什麼呢?”我問。



“因為能同唐先生往千裡湖劃舟,開心瞭!”菲菲含羞著講,我心裡卻是美

滋滋的。



不1會,我們驅車到來瞭城東的千裡湖。因為不是周末,人倒不是很多,1

下車,菲菲就嚷著往劃舟,我那敢拂她的意。租瞭條精美的小舟,兩個就蹦上舟

往,那曉全不會劃,我們兩人霎時手忙腳亂,本到我力氣較大,舟還去前行瞭1

段,沒想,菲菲不服氣,講我不會,不由分講,搶瞭劃槳,那曉,菲菲以1身嬌

怯之力,舟紋絲不動。



我隻顧在1旁笑,菲菲氣急敗壞,1臉嬌羞,望我在笑,掄起劃槳就想去我

身上打,我趕快藏,那明白舟小,沒地方可藏,我隻好左閃右閃,這樣1到,小

舟本身在水裡就有點晃,經我這樣折騰,更是晃得不得瞭。“我讓你笑,”菲菲

1面講,1面不依不饒去我身上打。



那曉,菲菲沒站穩,“哎喲……”1聲整個人就要去湖裡掉,我1望,趕快

飛蹦進水,幸好水不深,真是有驚無險,我托住菲菲,不讓她整個去水裡掉,絕

管如此,她下半身全浸來水裡瞭,湖水清亮見底,菲菲1雙腿也清楚可見,我抱

著她,沉浸不已,竟忘瞭人在湖中。



“你想什麼呢?還不把我放來舟上往,全怪你拉!”我發覺她正盯著我望。

我歸過神,將她放來舟上,這時候,她兩隻美腿正好對著我,我禁不住望瞭1眼。

“你還望啊……”菲菲嗔怒著講。



“我望你有沒有受傷瞭。”我趕快分辯。



“你過到,”菲菲講,做瞭1個手勢。我做不知道狀。



“把臉湊過到,”菲菲指示講。我照做。



“你害我落來水裡,我扇你1下耳光,算是扯平瞭。”講完正要打。這時候

岸上圍瞭許多人,有人還喊,有人落水瞭。工作人員也劃舟到“營救”我們。



“竟然這麼多人啊!”菲菲撲哧笑出聲到,手也放下瞭。我噓瞭1口氣。



“那不打瞭吧?”我講。



“你還不上到。”菲菲嘟著嘴,“先欠著。”



上岸以後,我自己同工作人員解釋剛剛的事,菲菲隻是笑而不講。



“今天真是不好意思啊,菲菲。”我邊開車邊講。



“你是不是有意讓我落水的?”菲菲講。



“固然不是,”我宣誓。



菲菲撲哧笑出聲到:“我以為你是有意的呢?”



“不過沒事,挺開心的,原先落水比劃舟有趣多瞭啊!”菲菲笑著講。



“今天歸往有點早瞭,就是惋惜啊”我講。



“沒合系,身上全濕透瞭,歸往洗澡,歇息1下,收拾行李啊。”



“你要歸傢嗎?”我急忙問。



“不歡迎我移你那裡往嗎?”菲菲反問。



我猛想起到,“求之不得。”我心裡暗自快樂。



第2天,菲菲1個人移過到瞭,我趕快過往幫她提行李,把她帶來1間我昨

晚預備好的房間,指望她喜歡。1入屋就誇我房子很美麗,她很喜歡。



“你房子復大復美麗,是不是用到金屋躲嬌的。”我們好像1見如故,講話

很投機,幾天下到無話不講。菲菲也很傾慕於我,我也很喜歡她,隻是大傢心照

不宣罷瞭。



“是啊,就是預備瞭躲你這樣的美人的。”我笑著講。



“好啊,那我就不客氣瞭。”她莞爾1笑。



“等房間收拾好瞭,我想往海濱,你陪我往好不?”菲菲很懇切的講。



“求之不得瞭”我們相視1笑。



“‘求之不得’你講多少遍瞭,真是的 .”菲菲挖苦著。



車很快開來海濱,菲菲1下車就直接跑來海濱。我則奔在後面追。海風吹著

她的裙子亂飛,她也不在意。她穿的是迷你裙,經這風吹,漂亮的胴體約隱約現,

撩人不已。我趕快追瞭上往,貼近她。



“你是不是喜歡我。”菲菲驟然轉身對我講,挑釁的望著我。



我食驚瞭1下,正預備講。沒想來菲菲先奪瞭。



“隻給你1次機會,講。”海風吹著她的頭發,很漂亮。



“喜歡,固然喜歡,從望見你首先天開始。”我不假思索。



“呵呵,我挺愜意的。”菲菲笑著講,但是我不明白她愜意什麼,是我這個

人還是剛剛的答案。



“你喜歡我,那得望我允許不允許。”菲菲講。我霎時好生失看,以為她要

拒盡,1臉難色。



“給你個機會,你追得上我,我就答應讓你喜歡我。”她講完就奔。我還沒

反應過到,她已經奔開瞭,望到她是答應做我女夥伴瞭,1個大男人,哪有追不

上她的,明擺著是讓我瞭。我猛奔上往,雙手抱住她,她也不逃,反而轉過到,

雙手扣住我的我的脖子,嬌羞的望著我,我首先歸,這麼近的對著如此美人,心

蹦在加速,我把嘴貼瞭上往,我使勁地吻著她那張小嘴,她很配關我。



這時候,我的手也不誠實,1路去下去裙子裡鉆,撫摸來我夢寐以求的臂部,

好有彈性,菲菲的喚吸在加速,讓我更加難以操縱。當我要去那芳草之地探究的

時候,菲菲抓著我的手," 等來晚上好嗎?我要預備1下。" 她用很渴望的眼光

望著我,我停瞭下到,答應她瞭,我們在海濱纏綿瞭好1陣,然後才依依不舍的

離開。



“你把我抱來車上吧,我不想走。”她象1個戀人1樣指示我,我很快樂,

我們已經不在生疏。



我把她抱車上,驅車歸來我們的寓所,我1路在想晚上的事情,心裡澎湃不

已。



晚上,我們預備瞭燭光晚餐,還蹦瞭1支舞,菲菲的舞蹦得很美,簡直就是

1個精靈,我整個人全沉迷瞭其中瞭。



“你的身材真是美。”我吻著她,她笑而不講。



“你喜歡嗎?”



“喜歡,我真有福氣。”我贊美。



“有福氣是好的,我往換衣服,你等下。”菲菲拋瞭1個媚眼,入往瞭。



菲菲入往,1會出到時候,我全驚呆瞭,她換瞭1件旗袍,太美瞭,我真的

的無法用言語表達,旗袍把菲菲玲瓏有致的身材勾勒得極其完美,加上高根鞋,

臂部蹺起,胸部凸起,誘人不已。我操縱不住,沖過往想抱她起到,沒想來,她

望見我沖過到,嫣然1笑,就去房間裡逃,我追瞭過往,她怎麼逃得過我,我把

她逼來瞭床邊,1把抱瞭起到,她大啼,我吻住她,堵住她的嘴,威逼著講道:

“不誠實,就把你仍來床上。”



菲菲沒理我,繼承掙紮,我哪經得起她這樣的,她聲音嬌美,復舞動著身子,

我整個人全快爆瞭,我1把將她扔來床上,壓瞭下往。嘴不停的吻她的脖子,耳

朵,小嘴,接著是胸部。那胸部真是太美瞭,潔白香嫩,乳溝猶如蜜1般甜美,

我向來舔著不肯去下瞭,菲菲的呻吟之聲此起彼伏,嬌媚不已,我雙手從她大腿

兩側分軍入發,直接探來芳草地帶,菲菲這歸沒阻撓我,但是呻吟之聲卻如嗚咽

之山泉,絕妙之極。



但她雙腿夾得極緊,我分開,她復關上,我心裡暗喜,真乃處子之身啊,我

更加肆無忌憚的侵略她身上的每個部分,我的嘴直吻而下,直來把她整個修長圓

潤的玉腿都部吻瞭個遍。我1隻手褪往她身上的旗袍,另1隻手卻不肯離開那芳

草之地,那是令我欲死欲活的地方,此時,菲菲整個人已經酥軟如泥,玉液把芳

草弄得濕漉漉的,我望時機來瞭,是該攻城瞭,於是,抬起她的雙腿,長驅直進,

菲菲慘啼不迭,我不停的入攻,菲菲果是處子之身。



我更是興奮不已,這時候,菲菲的聲音變得低沉,呻吟連連。我用絕氣力,

為我與菲菲共跟達來夢幻之境地。我宛然有飲瞭天上的瓊漿玉液1般,從頭來腳

有種要死要散架的感覺,菲菲更是含著自己的手指,沉浸不已。1番雲雨後,兩

人全軟在床上,動彈不得。



“涓涓白雪絳裙籠,無限風情屈曲中。小眠起到嬌怯力,和身款款倚簾櫳。

水骨嫩,玉山隆,鴛鴦被裡換春風。”



這首古代香艷之詞,我每歸念於心中,全覺得滿意不已。人生能如此刻,與

心愛之人在1起,夜夜笙歌,鴛鴦被裡做魚水之歡,神仙全艷羨啊!菲兒就是縱

容我這種感覺的人,碰到她,我頓覺得人世間,除瞭她,沒有什麼再值得流連。



我癡迷她的身體,她的情調,還有她那令人抓狂的呻吟之聲,宛然要撕開我

的身體。她是上天賞給我的1件精巧的禮物,我可以自由撫摸與占有,我全忘乎

所以瞭,我以為我將永遙得來菲兒,永遙將這人間小騷貨據為己有!這就是我後到

痛苦不堪的根源所在。



雲雨過後,她象1隻小白兔1樣伏在我身上,我喜歡這樣。我習慣把手放在

她的臂部上,輕輕撫摸,菲兒的臂部潔白而圓潤,豐滿而有彈性,撫摸在手裡,

有愛的感覺,妙不可言。



“你弄疼我瞭,你明白嗎?”菲菲抗議。



“我明白,菲兒,還疼嗎?”我吻瞭1下她的額頭,憐惜的望著她。



“你把我那裡弄疼,仔細有1天我把你這裡弄疼瞭。”她在我的胸前比畫出

1顆心的樣子。



“菲菲,你嫁給我吧,你不能離開我,我不能沒有你的。”我望她很認真的

樣子,有點怕,女人的眼神是不會講謊的。



“我們已經行瞭夫妻之事瞭,但我想聞你講。”菲菲堅持,我於是講:“天

地為證,今日起,菲菲就是我的妻子,我會照料她1生1世,我會愛她1輩子,

此志不渝。”我象電視劇裡的1樣,講得信誓旦旦地,沒想來菲菲聞得如神,很

愜意的抱住我,我們復在床上纏綿瞭許久,才眠著。
2020-08-20
2020-08-20
2020-08-20
2020-08-20
2020-08-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