嶽母的小肥穴

我和嶽母之間的性合系是非常絕妙的,我和嶽母發生“合系”實際上是兩人主觀的,心照不宣的意識行為,這種愉悅的母子“合系”,也許是上天的安排吧,也許是我和嶽母的前世緣分吧。 我與我老婆從大學就熟悉瞭,當兵的時候經常要北上望她,每次全住在旅館裡。 自從嶽父明白以後,她便要我老婆告訴我往她傢眠不要浪費(她傢有4間房間,平日嶽父當警戒晚上不歸傢眠覺,所以可以空1間房間出到)。 於是我就順利眠在嶽父的房間(我住她傢這段時間,嶽父同嶽母眠在1起),每次我全利用她們眠覺的時候,偷偷的奔來老婆房間,老婆會將被子掀開,讓我鉆入她的被裡,兩眼發浪的直向我凝望。 這時我開始半按半觸的按摩著老婆的小穴,我把腿放來老婆的身體下,讓她的屁股抬起到。 於是我復把她的內褲拉下到,開始玩起老婆的小穴到,我不時地把手指伸進老婆的小穴裡,她的淫水也弄瞭我1手,於是我1鼓作氣的脫下她的內褲,也把她的上衣也脫瞭。 這時我的那話兒已經堅硬好久瞭,好像要撐暴內褲瞭,我也迅速的脫往瞭衣褲,光著身子扒上瞭床。 我抓著老婆的玉乳和自己的玉乳不斷的摩擦,亢奮的感覺讓我都身蔓延著,我手握著堅硬的那話兒朝老婆的小妹妹插往。 隨著那話兒的插進老婆呻吟的更大聲瞭,我快速的抽搐著那話兒,而那話兒也靈便的在小妹妹內上下活動著。 老婆的呻吟也有節奏的同著那話兒的抽搐而變化,不多時小妹妹內射出1股淫液,淫液射在我的陽物上,我都身1陣刺激。 此時,我發覺門外似乎有人偷窺,雖不明白是誰,不過相信她即可能都程望著我老婆被我奸淫的過程。 隔天起床,我再食早餐的時候,嶽母向來要我多食1點,這樣才有體力,對付平日部隊的活動等等的話。 雖我不明白是否是她在窺視,但也引起我的註重,真想能有機會把嶽母勾引上床,讓我能瘋狂的操她,玩弄她。 於是我開始每次同老婆怍愛的時候有意不把門都合上,留下1點空間讓她窺視,或是有意穿寬大的褲子讓她望我那話兒等等,1些方法到讓嶽母難以忍耐。 這樣子過瞭幾個月,我發覺嶽母也註重來瞭我對她的引誘,開始上鉤瞭。 不時的對我作出1些淫蕩的舉動,開始盤問我是否有同我老婆的互動,或是她開始惟獨我們兩個在傢的時後,中午眠覺不合她的臥室門,故意無意穿的很清涼,讓自己曝光等等。 有1天,我因前1天同老婆在我房間交合,所以沒起床食早餐。 忽然有人入瞭我的房間。我背對著房門,沒轉過身到,聞來嶽母輕輕的啼我的名字,我翻身起到相互望瞭1會兒,我把被子掀開要她上床。 她望瞭我1下,便來擠來床上到,我們蓋在被子裡,我有意用身體在她身上摩擦,她沒反對,過1會兒我大膽的將裸露的大腿攀上她的大腿,直接用我的那話兒頂擦她隔著3角褲的陰部。 嶽母忽然講:「雖然。我常望見你同我女兒交合,可是。不明白為什麼,我會在床上與你交合。」 我1聞大喜,再抱住她的粉頰1陣狂吻,然後再吻上她的紅唇,她「哦哦」 的呻吟著,將香舌伸入我的口中,我先吸吮1陣後再將舌頭伸進她的口中,我覺得它比我還會吸吮。 我將1手伸進她的衣服中,觸著真真實實的大雙峰,真是美極瞭!復滑復嫩還有彈性,兩粒奶頭被我捏得硬瞭起到。 「嗯!不要這樣嘛!快放手……」 嶽母把我的雙手用力推開,嬌喘喚喚的道:「子強!你怎麼可以這樣呢!」 她嘴裡雖然斥責著我,可是沒有氣憤的樣子,大概是被我觸得很舒暢。 「你明白嗎?你的奶子比你女兒的大;我好想要食你的奶。」 嶽母嬌羞滿面的講道:「不行!」 「為什麼不行?」 「伯母的奶隻給伯父食,還有我的兒女們在小時後食!怎麼能給你食呢?你復不是我親生的兒子!」 「隔開您兒女不講,它們全已經長大,為什麼還給伯父食呢?」 「他是伯母的丈夫,他要觸要食固然給他嘛!」 「為什麼他要觸要食呢?」 「你呀!小小年紀就不學好,真像隻登徒子!」 「好啊!伯母罵我是登徒子,我就做隻登徒子,把你這隻小棉羊給食掉!」講著我1手往攻擊她的大雙峰,1手深進她的兩腿之間3角地帶,毫不客氣的伸入3角褲裡面,觸來瞭1大片陰毛。 上身1陣閃藏,雙腿夾得緊緊的;我怕被她逃掉前功絕棄,而更加大膽的入攻,連忙把她衣服鈕扣解開,然後再把衣服拉起到。 啊!豐滿稍微放松的雙峰,微黑色的大奶頭,真是迷人極瞭。 我抓住1個豐滿的大奶復揉復捏,跟時含住另1個,用舌頭舐她的大奶頭,不時的吸吮咬著大奶頭的周圍。 約摸5分鐘後她要脫我的褲子,我就任由她脫下我的內褲,她竟低頭將我的那話兒含入嘴裡吸吮起到。 1下子就漲得她的嘴巴幾乎含不住瞭,嶽母1邊含著我的那話兒,1邊拉著我的手往脫下她身上的衣服。 而我也將內褲褪來腳踝,露出兩腿間倒3角形的陰毛密佈,身材雖不如老婆,但多瞭成熟女人的風情讓我著迷。 我的手指沿著她那條裂縫往返撫弄,順著她流出的淫水,發出「滋滋」的聲響,她那陰毛雜亂無章的堆集在1起。 右手繼承在陰毛中前入著,小手指踫來瞭小逼,我漸漸的把弄著陰蒂,並不時的將手指插入她的小穴裡,我也漸漸的在她豐滿的雙乳上不斷揉戳著,並用嘴不斷的吸允著兩個玉乳,嶽母的呻吟聲越到越急促瞭。 我聞聞的同她講:「讓我把那話兒入你的小肥穴裡往愉快愉快好嗎?」 她急忙講:「那怎麼行呢!我除瞭你伯父之外,從到沒有給別的男人弄過!」 「好伯母,請您把手拿開,讓我玩1下嘛!您望!我的那話兒脹的難受死瞭,拜托!拜托!」講罷我急忙扒開瞭嶽母的雙腿,用中指不停的向更深處挺入。 不1會兒中指已經來瞭小妹妹絕頭,我感來無比的興奮他要把手指插進子宮內,但手指好像已經不夠長瞭,我的中指在小妹妹內不停的上下抽搐著。 此時沉浸中的嶽母情不自禁的隨著手指的抽搐擺動著臀部,迎關著手指的抽搐,嘴裡的呻吟也1刻不停。 這時我覺得是時候瞭,於是將那話兒漸漸的插入嶽母的小穴裡,我感覺她的小妹妹有點緊迫。 於是抽出肉棒,挺起身子,再1次入往,就很順利的深進瞭,溫暖的肉璧包裹著我的肉棒,1陣陣暖電流不斷由下體湧上。 我1邊俯下身到玩弄與吸吮她的奶子,1邊漸漸的往返抽搐,慢慢地,我增快沖刺的節奏。 嶽母也更加淫蕩的啼著:“哦……哦……你好大的那話兒……太硬瞭……喔插的伯母下面全沒間隙……果真還是年輕人的好…小穴好漲……舒暢……阿姨被幹得……太舒暢……快……快……復頂來花心瞭……我……爽的快死瞭……哎…… 唉……” 我的那話兒在嶽母的小穴裡,不停的抽插著,感覺來它是越到越濕;她的呻吟聲,越到越高亢。 這時候的我有些古怪,我為什麼會驟然提來老婆的事情,然而嶽母雙手緊緊的勒著我的背部,仰起上身不斷的顫抖:“不行啦……要泄……泄瞭……喔…… 喔……” 我感覺來小穴中1股濕暖噴向我的陽物,緊窄的小妹妹劇烈的收縮著,那話兒就像是正被1個小嘴不斷地吸吮著似的,我忍不住復是1陣強烈的抽送。 我1邊吸著她的奶子,1邊插弄著她的小穴,慢慢的,我也感來1股暖流急欲沖出,抽插愈兇,抽插愈快。 倒在床上的嶽母,呻吟聲復慢慢地高亢:“不行瞭……我復要泄……哎喲… …不行瞭……復泄瞭……不行瞭……我要死瞭……哎……唷……喔……” 1種從到未有的快感彌漫都身,我霎時感覺都身發麻,滾燙的精液像火山爆發般的,用力的射入她的體內。 事後我擁抱著嶽母,「今天我復發覺1個機密。」嶽母俏皮地講。 「什麼機密?」我瞪大眼睛不解其惑。 「就是你那大肉棒比你伯父到得復長復粗,把我幹得死往活到,讓我泄瞭3次,好舒服,好愉快,好刺激…你伯父每次全不過十分鐘就交貨瞭,我還沒到得及享受,他就倒頭大眠,唉…」講完,她的臉紅得像個靦腆的小女孩,把頭埋在我的胸膛裡。 「哦,怪不得,我剛插進時似乎不那麼緊,怎麼越去裡越緊,原先如此,伯母的深處還沒被開發,花心還沒被伯父采往,那…那我以後可以常常幹你,讓你滿足,填補你內心的空虛?」我憐愛的撫摩著她的秀發。 「好,好啊,你以後可以隨時幹我,插我的小穴,我要你做我的丈夫……老公,讓我做你的性伴侶」她興奮得雙眼閃耀著異樣的光線。 自從同嶽母做過愛後,我來他傢的時候,總是除瞭同老婆交合以外,還要滿足她。 有1次,大傢全往上班上學惟獨我們兩在傢,我們在客廳談天。 忽然我把小那話兒拿出到,隨手把她抱轉過到,跨坐在兩條腿上。 嶽母低頭望1瞭我1眼大屌,復紅復粗的陽物,讓她產生1股昏眩,目光在也無法搬開,向來望著我抓住自己的陰莖,漸漸的上下活動著,另1隻手觸來嶽母的3角褲,輕輕的揉壓她的陰蒂。 這樣子嶽母跨坐在我腿上,1到嶽母的3角褲直接壓在我大腿上,而是懸空在我兩腿腿間,2到嶽母兩腿張的更開瞭,也讓內褲裡的裂縫張開,感覺來充血的陰蒂正1張1關,急需要被撫慰。 嶽母抬起頭和我目光相迎,我另1手抓著她的手背,將嶽母的手放在她自己的3角褲上。 我的眼神向她示意要其自慰,我牽著她的手在3角褲上摩擦,嶽母受來這樣的刺激,以及肉體的需求,我不自覺的開始隔著內褲,搓揉自己的陰蒂,(這是她結婚時近3十年,首先次自慰)。 「啊……啊……」雖然是自己撫弄自己,但嶽母還是忍不住發出呻吟。 我1邊要嶽母另1隻手,套弄我的小那話兒,嶽母向來1上1下的幫我套弄著,我不自覺的發出愜意的呻吟。 興許我滿足的呻吟聲音,讓嶽母受來勉勵,對我套弄得更加努力瞭,而我1隻手用力的壓揉她的雙峰,用手指捏夾她的玉乳,然後用另1隻手直接覆蓋住她的陰部。 雖然隔著3角褲,但我有力的手指,比起剛才她自己的愛撫,更是1種強而有力的刺激。 她都身顫抖,猛烈的快感讓她幾乎停止幫我手淫的動作,我摩擦她下部的動作越到越大,1陣陣快感直沖她的身體。 原本握住我小那話兒的手,現在正緊緊的抱住我的肩膀,最後忍不住快感侵襲,雙手緊緊的摟住我的脖子。 這也貼近我和嶽母的距離,我感覺來我的那話兒正頂住她的小腹,我順勢環抱著嶽母,然後將手從嶽母的臀部中間穿過。 持續的戳揉她的陰蒂,但是這樣的角度讓我的手指直接的摸觸來她的穴口。 過瞭5分鐘從下腹溢出1股股洪流,從她都身1陣顫抖,我明白她在我的手淫下,達來瞭高潮。 仍舊處於興奮狀態的我,並沒有放過嶽母依舊愛撫著她都身的每1寸肌膚。 「伯母!舒暢嗎?」我在她耳邊輕聲的講。 癱在我身上的她,低頭輕咬我肩膀肉1口,表示歸答。 高潮過後,她都身的肌膚還是處在興奮泛紅的狀態,我享受輕撫嶽母的感覺,我的小那話兒仍然硬梆梆的頂在嶽母的小腹。 忽然我講「哎喲!好痛。」明明不會痛,我還是裝做很痛的樣子。 「你這根好大啊。」嶽母將身體坐正。 而嶽母經歷瞭高潮的快感,讓她在我面前不再矜持,取而代之的是身為人婦的成熟。 我審視著我的那話兒,輕聲的吐出心中的想法,「握起到感覺怎麼樣?」。 我1邊講,1邊復把她的手拉過到,她很顯然的握住我的陰莖,並且理所固然的套弄著我的包皮。 「好硬喔,同怪物1樣。」她1邊套弄1邊講出自己的感覺。 「腎虧才不夠硬,我這根很有檔頭,你不是有享受過。」我自得洋洋的講。 但這讓嶽母聯想來她老公那就軟軟的,同我的這根就有天攘之別。 我接著我把嶽母像玩具1樣翻過到,讓她雙腳著地趴在茶幾上,將她的衣服及胸罩脫下,我從背後抬起她的左腿,拉開她的內褲,將硬梆梆的小那話兒入出她的小穴。 她重心有些不穩,但很顯然的用腰部調整,在裡面潮濕且暖和,畢竟不是青春少女,但收縮的功力補償瞭1切。 在抽送瞭1陣子後,我把她抱來床上,正常位、老漢推車、觀音坐蓮等等,她顯得熟練老練,而我也很驚異今天的情形。 她在上面扭腰,雙乳不規則的上下震蕩,香汗像下雨似的滴在我胸膛上,那浪勁讓我怎麼也無法同尋常的形象聯在1起。 我被她弄得想爬起身到,她卻用雙手抵住我胸膛,我受瞭這刺激,雙手由撐著乳房下搬來細腰,復是1陣強烈的上挺。 「喔……喔喔……」她幹脆將雙手去上勾在背後,將臉上仰閉上眼睛享受。 終於我受不瞭瞭,我把她翻倒,抬起她的右腳跨在我肩上,作最後1次也是最強烈、最深進的入攻,「不要射在裡面」她也警惕來瞭我要去瞭。 我要她把嘴張開,但嶽母卻不情願把嘴張開。 「快……我快射瞭……快……」我逐漸加快,快無法操縱瞭。 她無可奈何張開小嘴,講時遲那時快,我趕快拔出到,右手抓著插進她的小嘴,緊接著1股灼暖乳白的液體激射而出。 灌滿整張嘴,她含著我的小那話兒已無法講話,嘴角流出白色濃稠液體。 她想吐出到,我卻硬把她嘴角上的精華再送歸給她入補,直來確定她都部吞下後,我才癱在她身上喘息。 我們復歇息瞭1會,嶽母走來我的桌上往拿面紙到幫我擦拭著那話兒,而我則是用嘴及舌頭往清理嶽母的小穴四周。 我們也互相侍侯著對方穿上衣服,復1起清理房間,嶽母換掉瞭床單並急忙拿往用寒洗精清洗幹凈,晾瞭起到。 之後,我們1起坐在客廳,食著我從外面買到的便當,望著電視劇,親蜜的聊著天,向來來嶽父下班歸傢,食瞭午餐才各自歸房間歇息。
2020-08-20
2020-08-20
2020-08-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