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新媽媽過暑假

我啼阿雨現在在G城讀大學2年級,正確地講應該是下個學期就是3年級瞭。我傢在D城,離G城不遙,大概是有兩個小時左右的車程吧,我本到打算這個暑假不歸傢的,同跟學趁著假期出往玩1下,知識1下的。其實我本到就不想歸傢的,因為傢裡多瞭年紀比我大不瞭多少而我得啼她做媽媽的人,這是多麼令人難以啟齒的事啊,啼我如何啼得出口呢!固然拉,她不是我的親媽媽,我的親媽媽在我小時候就由於覺得農村生活太艱苦,同1個男人私跑來外國往瞭,向來全沒有音訊。後到我們那裡在9十年代初掀起瞭房地產暖潮,我們的土地被外商征往搞房地產開發瞭,父親手頭裡有瞭點錢後,利用其所謂的文革時期的高中文化水平,買瞭些書歸到自學並出往參加培訓瞭1下,利用這股房地產暖潮開瞭1傢室內裝修設計公司。嘿,居然還讓他闖出瞭名堂到,公司越做越大,在當地已頗出名氣瞭。由於我同父親自小就相依為命,也還算比較懂事,所以父親雖然沒什麼時間到管我,我還是刻苦地學習,後到還考上瞭G城裡比較出名的大學。不曉是父親在我往瞭G城讀書後感來孤獨還是什麼的,往年年底他打電話告訴我要同我討論1下他預備再婚的事。我笑著對父親講:“爸,忍瞭十幾年終於還是忍不住瞭?呵呵,沒合系的拉,反正我全長大瞭,復不能常歸傢,你也應該有個伴照料1下才行的,不過你要記住,不要生那麼多小孩到同我掙傢產啊,呵呵!!”父親在那邊哈哈大笑,:“你這傢夥就是明白那筆微薄的傢產,放心吧,她是不能生育的!”“那最好不過拉!哈哈!”我趕忙笑著講。然後父親具體介紹瞭我那未到後媽的情況,原先她惟獨三一歲,足足比我父親年輕瞭一五年,也是比我剛好大瞭一0年,是讀大學出到的,由於在大學時無曉,同1個師兄暖戀發生性合系並懷孕瞭,被那個師兄帶往1個地下診所做人流引起瞭感染,沒能及時醫治,當後到越到越嚴峻,往大醫院望時,醫生講已不能再生育瞭,然後那個師兄明白這個消息後就把痛不欲生的她遺棄瞭。後到她畢業後來瞭我父親的公司工作,由於工作認真賣力,復是讀設計專業出到的,所以特殊得來父親的倚重,後到還當上瞭公司的2號人物。絕管有非常多的男孩子追她,但由於她明白自己不能再生育瞭,所以向來不敢拍挈,。父親還講她長得非常美麗的,啼我有空歸往同她見1下面,熟悉1下。我1聞,大感不妙,立即沖口講瞭N個不能歸傢的理由。我心理暗想:要我啼年紀比我大不瞭多少的人做媽媽,哼,我才不幹這樣的尷尬事呢!所以我就果斷幸免歸傢。他們是在往年年末時結婚的,我固然尋來理由到推脫不歸傢參加他們的婚禮拉。在放冷假時我就騙他們講我要幫1個教授做研究,必須是在冷假做的,啼他們把生活費寄到給我,就這樣我復混過瞭1個冷假。時間過得真快,轉眼間復要來暑假瞭,才剛才考完試,我還在苦苦想著怎麼騙過這個暑假,父親就到電瞭,他開始就問:“嘿,小子,什麼時候歸傢啊?”“我------我--------我還沒決定呢!”我隻好先這樣敷衍1下,然後再想辦法到開脫的。不料父親已先發制人瞭,他繼承講:“我要來Z城往考察1下,預備在那裡開1個分公司,明天就要走瞭,我也不曉什麼時候才幹歸到,也許要兩3個月的,那時你們的新學期已經開學瞭,所以我我已把你下1年的學費和生活費全給瞭你媽媽瞭,你就歸傢向她要吧,記住早點歸往啊!”我1聞,簡直是氣得要吐血瞭,想不來父親居然用瞭這樣的盡招到逼我歸傢。沒辦法瞭,為瞭下1年的學費,死就死吧!!反正我全時不啼她媽媽就可以瞭。但是我啼她什麼好呢?總不能不啼她吧,哦,對瞭,就不如就啼她姐吧,反正她比我大不瞭多少,雖然不是很關適,但總比啼她媽媽好啊。我打定主意後就打瞭電話給父親告訴他我收拾1下過幾天就可以歸傢瞭,並順便問瞭他新媽媽的名字。哈哈,原先她的名字啼知儀,似乎聞起到名字還不錯呢,不曉老爸的艷福怎樣,到底是不是真的像他講的那樣美麗呢?哼,反正我是歸往拿錢的,假如是恐龍的話,我就3十6計走為上,她也管不著的!兩天之後,我隨便收拾瞭幾件衣服就跑赴車站,踏上歸傢之路。我走之前並沒有打電話歸往,因為我早兩天就告訴過父親我今天歸往的,我想新媽媽會在傢等我的,在車上時我不禁感來有點緊張,這是我和新媽媽的首先次見面,不曉她的為人怎樣,見來時同她講些什麼好呢。唉,反正全坐在車上瞭,全時見機行事吧!!大巴經過兩個多小時在高速公路上的奔馳終於駛入瞭終點站,下車後我隨手招瞭1輛的士直跑傢門,不1會就來瞭傢。我傢是1座3層半的小洋樓,是早幾年父親用村裡分的住宅地起的。我到來傢門前從書包裡抄瞭幾下,唉,糟瞭!我把鑰匙留在瞭宿舍,忘瞭帶歸到瞭,怎麼辦?這時我不禁有點懊悔沒預先打個電話歸到,也不曉新媽媽在不在傢呢?唉,現在才下午五點多,假如她要出往談生意或應酬食飯的話,那我就要在這裡狂等瞭嗎?這時唯1的指望就是新媽媽在傢瞭。我1邊求神保佑,1邊按門鈴,“叮咚!叮咚!”兩聲響瞭之後,不1會,傳到瞭陽臺門的開門聲,還夾帶著1個甜美的女人聲:“誰啊?誰按門鈴啊?”我抬頭1看,隻見陽臺門開瞭,露出瞭1個苗條的少婦的身影,皮膚白凈,1雙大眼睛配著1張瓜子臉,黝黑的頭發盤在腦後打瞭個結,顯得明麗照人。面對這個比想象中美得多的新媽媽,我不禁眼全有點望直瞭。她見來我後,臉上即將露出驚喜的神色,微微地對我笑瞭1下,講:“啊,你就是小雨吧,歸到瞭拉?先等1下,我下往給你開門!”當我反應過到時,她已浮現在樓下瞭,她身上還穿著上班穿的職業套裝裙,露出瞭1對潔白圓滑的小腿。她1邊接過我的包1邊講:“你原先是這麼大的拉!我望過的以前拍的照片,現在大多瞭,已經變成瞭大帥哥瞭!哈哈!!”我1時也不曉講什麼好,我面對著這位漂亮的新媽媽,好象已經失往瞭正常的講話能力瞭,唯有呵呵地同著她笑瞭幾下。上瞭樓後,發覺傢裡發擺設同以前沒什麼改變,隻是比以前整齊多瞭,以前是我們兩個大男在傢,東西全處亂扔的,原先傢裡有個女人就是不跟的啊!我坐在沙發上,新媽媽遞瞭罐可樂給我,我接過後笑著講:“望到我是盡對不能啼你媽媽的瞭,哈哈!”她1聞,臉上1紅,也笑著問:“為什麼啊?”這時我首先感覺就是這位新媽媽是很隨和,很輕易相處的,於是1開始的那些緊張也就煙消雲散瞭,即將打開瞭話匣子,講:“你復年輕,復美麗,我望年齡也可能比我大幾年而已,你望我怎麼有可能啼你媽媽呢?這會讓人笑的啊!!所以我隻會啼你姐姐!!”她1聞,也樂瞭,“你的嘴巴真甜,我那裡還美麗年輕啊,全過瞭3十拉!”我有意睜大眼睛望著她用1種不相信的語氣講:“不是吧?我望你至多才是二五而已啊!!”她哈哈大笑:“你這傢夥,就會哄人,幸虧我不是學校的小女生瞭,不受這1套拉!你先帶東西上往你的房間,你的床我已展好瞭,我1會換件衣服就帶你出往食飯,怎樣啊?”我其實望出她對我的話還是很受用的,拿起瞭包,笑著應瞭聲“OK!”就上樓往瞭。入瞭房間後,發覺也是收拾一幹二凈的,床單也新洗過,上面還散發著洗滌劑的清香。我把包隨手扔在床上,順勢躺瞭下往,多麼舒暢啊!才躺瞭1會,新媽媽就在下面啼瞭:“小雨,你放好瞭嗎?要出發拉!”我應瞭聲隻好坐瞭起到整理瞭1下頭發下樓瞭。她已從車房裡推出瞭摩托車在等我瞭,我合好門後趕快坐瞭上往,新媽媽換瞭1套齊膝的白色的連衣裙,頭發也紮成瞭馬尾辮,顯得更加年輕動人瞭。車啟動後就直跑M記而往,我坐在車尾,聽著新媽媽頸發間發出的暗香,望著她背上那微現出到的胸圍,不禁有點春心蕩漾的感覺,下面那粗大的小弟弟也不自覺地漲大起到,還在那裡不自覺地蹦動著,嚇得我趕快向後挪瞭1下,免得頂來瞭她的後面,引起尷尬。唉,假如她不是我媽媽就好瞭,這樣我就1定想辦法把她泡上,老爸那個老傢夥也真有艷福,竟然泡瞭1個這麼年輕美麗的妞!我這個人雖然滿肚子的賊心,卻沒有賊膽,依舊維持得規規矩矩的,雖然美色在前,卻不敢有什麼舉動。就這樣我1路上同她有說有笑地往M記食飯,雖然我們在1起才1個多小時,但我們全似乎全有1種1見如故的感覺(大概也啼做臭味相投吧,哈哈!),所以講的話特殊的多,從學校來工作,從愛好興趣來生活趣文,無所不談。原先我們全還有1個共跟的興趣,那就是遊泳,她還講等周末時就帶我來水上世界往玩。我固然滿懷興奮地答應拉,因為這樣我就可以觀賞來新媽媽的那凹凸有致的身材瞭。從M記歸來傢已經是晚上十點多瞭,新媽媽上樓後對我講:“小雨,我明天還要上班,得早點眠,你明天假如在傢裡感來悶的話就來公司裡玩吧,你坐車歸到也累的拉,也早點上往洗澡眠覺吧!”我應瞭聲後就開瞭電視望瞭起到。不1會,新媽媽的房間裡就傳到瞭澆水聲,大概是在洗澡吧,聞著窪窪的流水聲,想著新媽媽那潔白豐滿的身體,不禁感來煩躁起到,欲火也慢慢地燃燒起到,色膽驅使著我輕手輕腳地觸向新媽媽的臥室,到來門前,輕輕地轉瞭轉門把手,哎!真令人掃興!她竟然把門鎖上瞭才洗澡。沒辦法瞭,唯有按老辦法到解決瞭。上來瞭我的房裡,1邊在電腦上望收藏的頂級黃碟,1邊打手槍到舒緩1下欲火瞭,打瞭兩次後,然後就洗瞭個凍水涼,才略微感來舒暢瞭點。第2天,我醒到時已是太陽老高瞭,新媽媽早就上班往瞭,她已煮好瞭早餐放在微波爐裡,還留下瞭紙條,講中午要見客,不能歸傢煮飯瞭,啼我出往食或者啼外買,還講她今天起得有點晚瞭,昨晚洗好的衣服還在洗衣機裡,她臥室的門沒有鎖,啼我幫她曬1下。我1望來這紙條,心理1陣狂喜,立即沖入瞭新媽媽的臥室裡的浴室,打開瞭洗衣機,裡面果真是有11些衣服,包括瞭1套工作征服,1套連白色的連衣裙,1個標碼為三四D的文胸,1條性感的白色蕾邊小內褲。我如獲至寶地那起瞭小內褲,放在鼻子1聽,啊!1股新媽媽的肉體暗香和洗衣粉清爽香味直撲而到,多麼舒暢啊!!這時我不禁把小弟弟從褲子裡拉瞭出到,它早就昂然而立瞭,我用新媽媽的內褲包住瞭小弟弟激烈地摩擦著,1種從沒有過的舒暢感迅速電流般遊遍都身,“啊……啊!好爽啊!”我呻吟著,1會之後,我感來都身1陣羅嗦,1股白色的液體從小弟弟裡激射而出,我達來高潮瞭。平靜下到後,1望手中的內褲,噢!不妙,上面已沾滿瞭我的精液瞭,我趕快用清水洗幹凈瞭把它晾在衣架上,固然,還有其他衣服也1起晾好。中午的時候,我來外面食瞭飯,1望時間才一二點多,反正放假閑著沒事,不如就來公司裡逛逛,望1下新媽媽有沒有多麼東西需要幫忙的吧,於是我就坐上瞭前去父親開的公司的公交車,到來瞭公司,新媽媽剛才應酬食飯歸到,在辦公室正裡望著文件。1望來我立即露出瞭絢爛笑臉:“啊,是小雨你啊,食飯瞭嗎?”我也笑著講:“姐,你也不用這麼賣力啊,我望你中午全歸不瞭傢,就過到望1下有什麼可以幫忙的拉!”“不是啊,有個客講要在中午才有空的,所以就約瞭他往食飯順便談1下拉!”“哦,原先是這樣啊!那談好沒有啊?”“基本可以瞭,他要我們先交份設計講明書給他望,假如愜意的話就可以簽約瞭所以我現在就對剛做好的設計做1些修改。”“那你繼承幹你的工作吧,我過那邊的會客廳坐坐望1下報紙就歸往瞭。“好啊,那你就過往坐坐,我走的時候啼你吧。”於是我就坐在會客廳裡望起報紙到,我在學校裡是習慣瞭眠午覺的,天天1來中午1點多的時候就開始想眠覺的。所以才望瞭1會報紙瞌眠蟲就到瞭,就順勢趴在桌子上眠瞭起到,眠得模模糊糊的時候,好象有人在拍我的肩,伴著1個甜美認識的聲音:“小雨,醒醒啊,我要走拉!!”那不用想全明白是新媽媽瞭在啼我瞭。我趕忙抬起頭到,1望,外面工作室已坐滿瞭人瞭,原先已來瞭上班時間瞭,新媽媽手裡拿著1份設計書,望我醒瞭就講:“小雨,我要往見那個客瞭,我先送你歸往吧,怎樣啊?我趕忙講啊:“好啊!”呵呵,我復可以好好地享受1下新媽媽的體香瞭!我復坐在瞭新媽媽的車尾上,今天新身上穿的是職業裝,雖然並不能把那惹火的身材勾畫出到,但她身上發出的那些醉人體香就已令我興奮不已,我放開鼻子縱情享受著,我實在不想這麼快就離開新媽媽,於是我對她講:“姐,不如我也同你1起往吧,反正我歸來傢1個人很悶的啊。”“那好啊!我也想有個人陪我呢!”於是我就可以多享受1會瞭。不1會,我們就來瞭1個規模不小的公司裡,在辦公室裡尋來瞭那位老板,新媽媽就同他談起瞭設計書的問題,那個傢夥六0到歲,光頭,大腹便便的,我感覺上是有點猥瑣。在談話時總是有點心不在焉的感覺,那雙老鼠眼總是去新媽媽的胸部瞟,在聞她說完後接過設計書時還有意碰瞭1下新媽媽那嫩白的小手。我1望這個樣子,就明白這個傢夥不是什麼好東西到的,他沒有做出什麼不軌的動作(可能是望來我在旁邊吧)那個傢夥接過設計書望瞭1下,隨便地尋瞭幾個地方講要改動1下,然後問新媽媽能不能在晚上時送來他傢裡往,就可以簽約瞭。我1聞,大感不妙,這個傢夥斷定是有什麼詭計的。忙打眼色啼新媽媽不要答應,誰曉新媽媽是不是沒望來,想全沒想就欣然答應瞭,這個傢夥就快樂地把我和新媽媽送瞭出瞭公司門口,走的時候,我歸頭望瞭1下,這個傢夥好還露出1絲不易覺察的淫笑呢。在歸傢的路上,我埋怨地講:“姐,你怎麼就這麼隨便就答應那個老色鬼呢?我望他就不像個好人,他啼你往他傢,斷定有妄想的。” 新媽媽笑著講:“你別多心瞭,他是我們老主顧到的,很有錢的,他有幾個房子的裝修全是我們公司做設計的,他在1年多前包瞭個2奶而同妻子離婚瞭,而且我同你爸也往過他傢,他那個2奶比我年輕美麗多瞭,而且他傢那裡不是什麼僻靜地方到的。”“我望還是仔細點好,不如啼別人往吧?”“那不行的,他們全下班瞭,不能麻煩他們瞭。”“那讓我陪你往吧?”“不用瞭,你還是在傢裡呆著吧!我1會煮飯食瞭就過往,離我們傢不遙的,惟獨兩條街遙罷瞭。”我也沒辦法瞭,不過還是瞭個心眼,問瞭那個老頭的具體地址。歸傢後,時間還早,新媽媽就先修改好瞭設計書再煮飯 。食完晚飯後,是晚上7點半左右,新媽媽換下瞭工作裝,穿上瞭1件略緊身的白色休閑服和1條淡綠的長裙,雖然沒能吧那柔美的曲線顯現出到,但望起到是別有風味,她整理瞭1下就出發瞭,臨走前還啼我先望1下電視,她1會就歸到陪我。新媽媽走後,越想越不妥,那個老色鬼對我那美麗的新媽媽斷定是有什麼妄想的,不行,我得同往望1下。於是我就趕快同瞭出往,新媽媽大概是覺得不是很遙,懶得拿車吧,是走路往的,雖然路上行人也比較多,但我還是1下就認出瞭新媽媽拿嬌小玲瓏的身影瞭。我靜靜地同在後面,果真是轉瞭兩條街就來瞭,那是1座不是很舊的兩層的小洋房,面積不小呢,外面還圍瞭個3十多平方米的小院,新媽媽在院外的大門按瞭門鈴,果真1會就見來那個老傢夥笑咪咪地出到開門瞭,他把新媽媽請入往後就砰的1聲鎖上瞭大門,我趕快奔瞭過往,他們已入瞭裡屋瞭,我1望情況不妙,得趕快想辦法混入往才行,圍墻還是比較高的,這固然難不來我拉,我本到就是生活在農村的,爬樹翻墻早就熟知瞭,所以我尋瞭1個比較僻靜的角落,輕輕地翻過瞭圍墻,輕手輕腳地親近屋子,順著他們講話的聲響觸來瞭客廳的窗戶旁,因為裡面是亮著燈的,在外面望裡面就很輕易,而在裡面是很難望來外面的。所以他們的1舉1動全絕在我的把握之中。隻見惟獨他們兩人在客廳裡,那個老傢夥似乎是規規矩距的樣子,認真的聞著新媽媽講著話,兩人面前各放著1杯喝料,我不禁有點困惑瞭,難道我是望錯瞭,這個傢夥明明不像個好人啊。我正想著的時候,他們好象談完瞭,然後在1份關約裡簽瞭字。新媽媽1邊收好關約,1邊向老頭告別道;“李總,謝謝你拉!我先走拉,有空再談,好嗎?”那個老頭笑著講:“好!好!那我們有空再談,到!我們以茶代酒,飲瞭這杯茶講完就拿起新媽媽面前那杯茶遞給瞭新媽媽,新媽媽大概是掛著我,急著要走吧,想全沒想就飲瞭下往,那個死老頭呢,卻沒有飲!站在那裡,滿臉寫滿瞭興奮。我1望那神色就感來不對勁瞭,趕快走向門口,糟糕,大門合得緊緊的,望到那個老傢夥真的有詭計的。隻見那個老傢夥笑咪咪地對新媽媽講:“儀經理啊,我給瞭這麼多生意你做,對我有什麼表示啊?”新媽媽聞瞭,略有愕然,趕快笑著講:“李總,那我們明天就往南湖大酒店食飯吧!”“不行啊,我明天早上就要出國公幹,要很久才幹歸到啊,你最好今晚就給點表示我”“那……那你想我怎樣表示呢?”“沒什麼的,隻想你今晚不要走,留下到陪我聊1下天,反正你丈夫不在傢,我妻子也不在,你明白1個人是很孤獨的啊!!”“什麼?”新媽媽臉上現出瞭憤慨的神色,激蕩得全有點紅瞭,“你啼我留下到陪你?你是不是瘋瞭?““呵呵,我固然沒有拉,你千萬不要氣憤啊!我沒有牽強你的啊!那你現在就可以走啊,我不會攔你的啊!”老頭講完就上前拉開瞭廳裡的大門。新媽媽正想走出往,才剛才走出1小步,就好象都身發軟,1個踉蹌就要倒下瞭,那個老頭趕快抱住瞭新媽媽,講:“儀經理,你怎麼拉?是不是都身乏力啊?啊哈!!這種藥還真有效啊!!哈哈!!”我知道瞭,原先是這個老頭在茶裡放瞭藥,這時我還是不能輕舉妄動的,如給他發覺瞭報警講我私闖民宅就麻煩瞭。那個老頭繼承講:“這種藥隻會讓你乏力,但還是會神志蘇醒的,等我1會兒就給你享受1下,你丈夫不在,你1定很久沒爽過拉!哈……哈!!!”新媽媽在那個傢夥的懷裡,哭著請求著:“李總,不可以啊,你放過我吧!放過我吧!!”“不要講得那麼難聞嘛,我是給你享受啊,到,到,我抱你往臥室。”講完就抱起她向臥室走往。我趕快從廳門口竄入大廳,誰曉那個傢夥已入瞭臥室瞭,還上瞭鎖。怎麼辦啊?唉,新媽媽斷定遭不測瞭!!我復穿出瞭屋外,觸來瞭臥室的窗前,幸虧窗子的窗簾拉得不是很緊,透過縫隙還可以清晰地望來裡面。新媽媽躺在床上,那個老傢夥正在除自己的衣服,3下5除2,1下子就都部剝光瞭,他胸脯上滿是黑毛,向來蔓延來小腹下方,他的那話兒還真大,大概有一五厘米長,粗粗的,那陽物紫脹發亮,望起到好兇的模樣,不過可能是年紀大瞭吧,硬度好象不是很足。新媽媽在床上啜泣,還在不斷請求著。那老頭可不管這些瞭,撲倒在新媽媽的身上,隔著衣服就捉住新媽媽的雙乳猛搓著,嘴巴在新媽媽的臉上口上亂聽亂拱著,新媽媽雖然極力想抵抗,但是由於飲瞭藥,根本就沒力氣,最多隻能扭動幾下,不1會,在老頭那頗有經驗的攻勢之下,新媽媽可能有點動情瞭,停止瞭抵抗,閉著眼睛,默默承擔著老頭的攻擊,老頭望來時機已成熟,就開始輕輕地除往新媽媽的衣服,乳罩,那潔白豐滿堅挺的雙峰就呈現出到瞭,他1邊把裙子去上推,1邊用嘴巴含住新媽媽的玉乳,還用舌頭輕舔著,那個手也沒有閑著,把裙子推上往後,身入瞭新媽媽的小內褲裡,不斷地揉動著,新媽媽大概開始感來很舒暢吧,嘴巴不斷地哼著:“啊!……啊!……不要啊!”老頭弄瞭1會就把新媽媽的裙子整條連小內褲全扒瞭下到扔來瞭1邊,這時新媽媽那絕妙的胴體已完都暴露出到瞭,微帶暗褐的小穴已彌漫瞭淫水,連四周的陰毛全濕漉漉的,老頭還在不斷地用口刺激她那不斷漲大的玉乳,1邊用手刺激著她的陰蒂,新媽媽大概是感來太舒暢瞭,雙腿緊夾,眼睛緊閉,不斷扭動著身軀,嘴巴“哼……哼!”地呻吟著,我望著望著,下面早就支起瞭大帳篷,小弟弟不斷地蹦動著,我多想沖入往,1腳把老色鬼踢來大西洋往,讓我趴在新媽媽的身上到大鋪1下雄風。這時,老頭拉過枕頭塞在新媽媽那豐滿的屁股下面墊高,然後雙手用力分開新媽媽雙腿,.把嘴巴伸來新媽媽那淫水潺潺的小穴下面,用舌頭對著小妹妹陰蒂等地方用力地舔著,然後用1隻手套弄著那復黑復粗長的那話兒,可能是想弄硬1點吧。在老頭那嘴巴的強力挑逗下,新媽媽早就迷失本性瞭,雙腿夾繞著老頭的腰上,雙手扯住床單,嘴裡在大聲地呻吟著:“啊!……啊!……小穴好癢啊!!……你不要添啊!…… 啊!我受不住拉!……啊!……我不行拉!…… 啊!……我要泄拉! ……啊!” 老頭還在不斷地套弄著他的那話兒,他的那話兒越到越腫大瞭,黑乎乎的,活像1條昂著頭的毒蛇。這時老頭望來時機差不多瞭,就把新媽媽夾在他背上的雙腿取下,分開在床上,然後把那八0多公斤的龐大身軀整個趴在新媽媽的身上,拿著那話兒對準小穴就要插入往瞭,這時,我才驚醒過到,我想:盡不能讓新媽媽受來這老鬼欺凌的。於是就趕快隨手從地上拾起1塊石頭,用力地砸在窗上,“砰!”的1聲大響,玻璃碎瞭,那老頭嚇瞭1大蹦,從新媽媽身上滾瞭下到,哈哈!!那條本到是怒弓待發的那話兒經過這樣1嚇,立即疲軟瞭下到,像1條死魚1樣。哈哈!!你這老鬼啊,想搞我新媽媽,我望你這樣1嚇,以後用偉哥全不行瞭!!我沒再想那麼多瞭,趕快從窗裡蹦瞭入往,把那老鬼推下床,用床單蓋住新媽媽那誘人的身體。然後拉住那老鬼的頭發講:“死老鬼啊!敢侵犯我姐姐,你是不是想死啊,我現在就打電話報案,望你怎麼死?” 那老頭在地上抱著我的腳,苦苦請求道:“不好啊!你千萬不要報案啊,你想怎樣就怎樣吧,隻要不報案,你要我怎樣全行啊!”“那好,你趕緊拿那迷藥的解藥出到。先解瞭我姐,讓她講怎麼處理你吧!”“好!好!”那老頭連衣服全沒穿就出往拿瞭杯開水入到,撒瞭1點藥粉入往苦著臉講:“飲瞭這杯水歇息1會就可以恢又體力瞭。”“那你先出往,在廳裡等我。”那老鬼如獲大赦般趕快拿起衣服走人。我拿著水過往床上,新媽媽在那裡啜泣著,我慰藉她講:“姐,沒事吧?你先飲瞭這杯東西歇息1會,穿上衣服,我在外面等你。”她感激地望瞭我1眼,默默地接過杯子,我輕輕地拍瞭1下她那露出被外的肩膀就出往瞭,老傢夥坐在凳子上,1望我出到就趕緊湊上到可憐巴巴地望著我,講:“我……我真的該死,1時色膽包天,冒犯瞭你姐,請你大人有大量,放我1馬,好嗎?”我罷瞭罷手講:“哼,你他媽的死老鬼,要不是我及時趕來,我姐豈不是給你搞瞭(呵呵,其實我早來瞭,而且還望瞭1場現場版的侵犯未遂片,哈哈!),你不要同我講,等我姐出到在講吧。”這時新媽媽穿好衣服出到瞭,眼角還帶著淚水,講:“小雨,算拉,放過他吧,假如報案傳出往會對公司聲譽有影響的。”那老傢夥趕快快樂地附和講:“是啊,這樣真的會影響很大的啊,這樣吧,我把設計費加5倍給你,作為1點彌補吧!!”我和新媽媽不再理他,我扶這新媽媽走瞭出往。歸來傢裡,新媽媽紅著臉對我講:“小雨,幸虧你趕到瞭,不然我就會受來污辱瞭!謝謝你啊!”我趕忙講:“姐,不要傷心拉,不要當1歸事瞭,反正復還沒發生。”新媽媽聞來我講什麼還沒發生,臉就變得更紅瞭,繼承講:“你千萬不要讓你爸明白啊,要不他會擔心的啊!我會記住這個教訓瞭,以後不會再隨便往生疏人的傢的瞭。“哦,我明白瞭,姐,我要先上往洗個澡先。”我講完就趕快上樓往瞭,其實我那裡是洗澡啊,隻是趕快要發泄1下罷瞭,由於剛剛望可那個現場直播之後,搞來欲火旺燒,特殊是新媽媽那豐滿誘人的胴體老是在腦海裡漂浮著,真的恨不得像那老頭1樣把她壓在床上狠幹1下,所以要不趕緊歸避解決1下,可能真的會忍不住對新媽媽犯下大錯的啊!!我上往洗瞭個寒水澡後,火已下瞭不少瞭,於是就下往瞭客廳預備望1下電視,再飲瓶冰喝料往1下火的。下往後,客廳裡沒有人,新媽媽的臥室裡傳到瞭水洗聲,原先新媽媽也在洗澡,我不禁復想起瞭剛剛那1幕,想起瞭新媽媽那潔白的身體,豐滿堅挺的乳房,流水的蜜穴,想著老頭趴在新媽媽的兩腿間對著小穴狂舔 ,欲火復1次竄瞭上到,我那比老頭那東西還粗大的小弟弟1下就硬瞭起到,不斷的蹦動著,把內褲全快要頂破瞭,我根本就靜不下到望電視瞭。1會兒之後,新媽媽洗完瞭澡,穿瞭1套齊膝的粉紅色的眠裙走瞭出到,我1望,哇!好美啊!隻見她把長發洗瞭後用夾子松散地夾在腦後,雖然眠裙比較松散,但是還是蔽不住那雙豐滿的雙峰的外形,隨著新媽媽那輕快的步伐輕輕地蹦動著,活像是有兩隻小兔子在裡面亂跳,而且還比較清楚地望來兩個玉乳凸瞭出到,我敢斷定她是沒有戴胸罩。新媽媽到來我的身邊坐下,霎時1股浴後的清香撲鼻而到,然後柔美地向後撥弄瞭1下頭發,望著新媽媽那渾圓潔白的小腿,我立即血脈高漲起到,剛平息的小弟弟剎那復昂頭而立。新媽媽今天幹什麼拉,我歸到後還沒有見過她洗完澡出到望電視的啊,她以前全是陪我望電視望來9點多就會房洗澡眠覺的啊!她不會是今天受過那老鬼強奸後水不著吧?難道是今天那老鬼挑起瞭她的欲火,復沒有插進使她沒有得來滿足,要引誘我!哇,假如是這樣就好瞭!不行!!我到底還是不是人啊,竟然連自己的新媽媽全想上,我不能做對不起爸爸的事。但現在軟玉在旁,而我復欲火高燒,野性1旦戰勝瞭理性時就大禍瞭,這時我想逃歸我的房間,但復不舍得那好望的電視劇,於是就講:“姐,你還不眠啊?明天還要上班啊!” 新媽媽似乎已從剛剛那件事中恢又瞭常態瞭,笑著用玉手點瞭1下我的額頭講:“嘿,虧你還是學生呢,明天是周末啊!所以就晚1點眠拉,怎麼啊,不喜歡同我坐在1起望啊?”“哦!”這時我才恍然大悟,連上不由1紅,原先是這樣,我剛剛還錯怪新媽媽,以為她要引誘我到給她下火呢,望到我真的是太淫賤瞭,竟然連這種東西全想得出到。這時電視裡浮現瞭天氣預告,講有1個暖帶氣旋已在南海中部生成,正在向正北方向緩慢挪移,由於受副暖帶高壓的影響,未到兩天會天氣酷暖。唉,真慘啊,望到我未到幾個晚上復要挨暖瞭,我傢裡惟獨大廳同父母的臥室是裝有空調的,我的房間本到也是預備裝空調的,但是被我挪用裝瞭電腦瞭,所以暑假天氣太暖時我就隻能徹夜難睡瞭,有時候實在熬不住時就眠在客廳的沙發上瞭,望到我明晚可能復要眠沙發瞭。第2天,在早上時就感受來瞭天氣的暖瞭,才八點多我就暖醒瞭,沒辦法,惟有起到瞭再倒在下面客廳的沙發上。才剛倒下,新媽媽就出到瞭,望來我眠在沙發上,就問:“小雨,你幹嗎眠在這裡啊?”“恩……天氣……天氣太暖瞭!”我模模糊糊地講。“哦,這樣啊,那你房間太暖眠不著的話就來我裡面往眠拉,我房裡有空調,涼快些的。” 新媽媽竟然啼我來她房裡往眠,我以為自己是在做夢或者聞錯瞭,即將驚醒瞭過到,坐瞭起到問;“什麼啊?你講什麼啊?新媽媽微笑著講:“你用不用這麼大反應啊,我是講假如暖的話就來我的房裡眠,不要眠在客廳裡,要不然有人到訪望來不好望啊!”“但……但我是晚上也暖得眠不著啊!”我趕快趁機講 。“那……那沒合系啊,也可以眠那裡啊!我的床很寬的。”這時我發覺新媽媽的臉似乎有點發紅瞭,講話時聲音全小瞭點。“我望還是不行的,我眠覺時老是打功夫的,我有幾次醒到時發覺自己是眠在床底下的,我怕這樣會打攪你眠覺的,呵呵!!”我笑著講。“哈哈,那我就在眠覺前綁住你的腳再眠。”新媽媽給我的話逗樂瞭。由於天氣太暖瞭,我們全不想出往,就在傢裡歇息避暑。由於是在傢裡,新媽媽還是穿著那套粉紅的眠裙,不過已好象戴上瞭胸罩瞭,走路時沒有望見兩隻豐乳在那裡跳瞭。不過我全沒所謂瞭,我正在靜靜地打著鬼主意,預備晚上眠覺時趁眠打1下功夫觸她1把過過手癮。反正機不可失,時不再到,等天氣涼瞭就不可能眠在她的床上瞭。食瞭晚飯,有高中跟學打電話到約我往飲東西,我本到打算早點就洗澡混來新媽媽的臥室裡眠覺的,但有經不住他的再3邀請,就出往瞭,同那個傢夥出往飲瞭幾瓶啤酒歸到已經時十點有多瞭,新媽媽已經眠瞭,不過臥室的門開著(應該是讓我可以入往眠吧,裡面開著1盞散發著柔和光芒的燈。我洗完澡後就輕輕地走入瞭新媽媽的臥室合上門,裡面佈滿著1股醉人的暗香,新媽媽可能已眠著瞭,身上蓋著1張薄被子,露出瞭兩隻粉臂在交叉放在胸前,可以隱約望來新媽媽今天穿的是1件粉黃色的眠裙,我大概是剛剛飲得太多瞭,感來頭昏昏沉沉的,1倒在床上就眠著瞭,什麼觸1把之類的鬼主意在就拋倒十萬8千裡外瞭。不曉眠倒什麼時候,我可能飲可太多水瞭吧,1陣猛烈的尿意把我從美夢中迫醒瞭,隻感來下面硬梆梆的,粗大的小弟弟頂在內褲上難收受極瞭。我惟有來衛生間裡把尿放瞭先。從衛生間歸到是發覺新媽媽身上的被子已掉來1邊往瞭,本到齊膝的眠裙也向上翻起瞭幾乎來瞭大腿根部,在影影綽綽的夜色下那潔白修長的雙腿,還有那兩褪間剛好被裙子蓋住的微隆的3角地帶顯得分外地誘人,望著這柔美的胴體,想起瞭老頭趴在她身上復吻復啃,我霎時眠意都無,那剛才才軟下往的小弟弟復立即蹦動起到,這時我已被欲火燒得什麼全忘記瞭,腦裡想來的惟獨發泄,要發泄1下這幾天所積存的火。我輕輕地趴倒在新媽媽的身上,雙手隔著衣服抓住她的豐滿的雙乳輕輕地搓動著,哇,新媽媽果真是不帶胸罩眠覺的阿!柔軟舒暢的感覺迅速從指尖傳遍都身,堅硬的小弟弟也不甜戀戀不舍示弱地在她的3角地帶上激烈地磨擦著,就在這時,新媽媽醒瞭過到,她擰開到床頭燈,食驚地望著我,我現在已經是獸性大發瞭,可不管那麼多瞭,死死地抱住瞭新媽媽,嘴巴封住瞭她的香唇,下體還在不斷地摩擦著她的下又,新媽媽嘴裡“哼……哼”地啼著,好象想要講什麼東西,可是被我的嘴巴堵住講不出到,雙手頂在我的胸前,象征性地推動瞭幾下就軟下往瞭,我用雙腿分開瞭她的雙腿,把眠裙去上拉開,露出瞭白色的蕾絲小內褲,我1手伸入內褲裡沿著那片黑森林去下觸,啊!我觸上瞭新媽媽的那條肉縫瞭,熱熱的,濕濕的,舒暢極瞭,新媽媽並沒有猛烈抵抗,隻是扭動身軀掙紮幾下後就閉上眼睛,咬住嘴唇,默默地承擔著我手和口的攻擊。我對著新媽媽肉縫上面的那粒小珠珠復揉復捏,不時復把中指插來肉縫裡挖動幾下,新媽媽的肉縫裡流出的淫水越到越多瞭,我整隻手全變得濕漉漉的,這時,我臨時停止瞭對新媽媽的騷擾,輕輕地把新媽媽的眠裙剝瞭下到,1對潔白飽滿的乳房就暴露在我眼前瞭,我復輕輕地把襠部已濕瞭1片的小內褲拉瞭下到。我除掉瞭身的衣物後就復趴在瞭新媽媽的身上,我的嘴巴現在是在強奸著新媽媽的乳房,我含住瞭她的乳尖,用舌頭舔,用牙齒咬住輕輕地拉,新媽媽再也受不住瞭,低聲呻吟著。我在新媽媽的呻吟下,更加興奮瞭,不管372十1,用力分開新媽媽的雙腿,抓住小弟弟就去小穴裡塞,立即感覺來好象有1個粘稠緊迫的小洞緊緊地套住瞭大陽物,新媽媽“哎喲”1聲啼瞭出到,“啊,好……大啊!……你的那話兒好大啊!好爽啊!”1邊講1邊用雙手摟緊瞭我的脖子,那雙性感迷人的腿也緊緊地捆住我的腰,身體不斷地扭動著,再新媽媽的扭動之下,我隻覺得陽物感來1陣猛烈的快感和興奮,1陣羅嗦,就在新媽媽的小妹妹口裡噴射出瞭精水。我的處男首先次就這樣失敗瞭。我翻身躺在瞭新媽媽的旁邊喘著氣,新媽媽坐瞭起到,用紙擦瞭小穴,穿上瞭衣服。我這時已經明白自己闖禍瞭,默默地期待著新媽媽的責罵。她躺下到後側對著我,我這時大氣全不敢出瞭,她盯著我的臉,我趁著她還沒講話就趕快可憐巴巴地講:“姐,你實在太美麗瞭,我起到小便歸到,1時操縱不住就幹出瞭這種事,我對不起你啊,我不是人,我……我還是歸我房裡眠好瞭。”我做出瞭要坐起到的動作。新媽媽拉住瞭我的手,輕輕地講:“不用走瞭,我復沒有怪你,繼承眠吧。”我霎時喜出看外,笑著講:“你真的不怪嗎?我下次不敢瞭,我以後還可以眠這裡嗎?”“你喜歡眠就眠拉,我復沒有綁住你的手腳。”新媽媽不再講話,繼承眠瞭。第2天,我還是同新媽媽眠再1起,但我不敢搞她瞭,這1夜相安無事。第3天下午,臺風到瞭,狂風夾著暴雨瘋狂著蹂虐著這個地方,特殊是狂風,整天發出可怕的號啼,不時還聞見屋外傳到樹枝折斷的聲音,雨點借著風威打著窗戶噼噼啪啪地響。由於天氣涼快瞭,我不敢再混來新媽媽的房間裡眠瞭,早早洗瞭澡,就躺在自己的床上望著新買的《電腦報》,由於我是在自己的房裡,所以光著上身,下面隻穿瞭個內褲。驟然,新媽媽敲門入到瞭,她的浮現不禁使我眼前1亮,隻見她身穿瞭1件吊帶低胸絲質白色齊膝眠裙,豐滿的雙峰已擠出瞭3分之1瞭,露出瞭1道深深的乳溝。我的眼睛立即就給這美景吸引住瞭,死死地盯在那裡,我那下面不曉不覺就支起瞭帳篷。新媽媽見我這個樣子,臉上紅瞭1下,用手撥瞭1下那剛洗的頭發,輕輕1笑,露出那雪白的牙齒,我歸到後還沒有見過新媽媽這麼風騷過的,穿得這麼暴露,搞得我欲念大生,下面還在不斷地漲大著,不過我還是拼命忍住,趕快用報紙擋在面前,不敢給新媽媽望出,裝做平靜地講:“姐,什麼啊?風大雨大,還沒有眠啊?”“是啊,風啼得太恐懼瞭,有點怕,眠不著所以上到尋你聊1下拉,怎麼拉,你要眠覺瞭嗎?”她好象有點驚恐的樣子。“沒有啊,我在望報紙,你不敢眠的話,就留在這裡眠拉,我的床雖然小瞭1點,還可以眠下兩個人的。”我趕快講。“那好啊!不過我還是習慣眠自己的床,不如你繼承下往我那裡陪我眠吧?“新媽媽興奮地講。“好啊,我們走吧!”我扔開報紙。新媽媽走在前面,我趕快同在她的後面。剛走瞭幾步,發覺非常不妙,我身上就惟獨1個小內褲,小弟弟在那裡暴漲著,我剛想歸往穿衣服時,驟然聞見“砰”的1聲巨響,好象是不遙處有1棵大樹被刮倒瞭,新媽媽似乎被這巨響嚇瞭1蹦,驟然轉過身向我撲過到,我卻被新媽媽的舉動嚇瞭1蹦,不自覺地雙手向前1伸,剛好按在迎面沖過到的新媽媽那豐滿的雙乳上面,下面的小弟弟也頂在瞭她那並沒有1點餘外脂肪的小腹上面,新媽媽似乎嚇壞瞭,雙手摟住瞭我的脖子,用身體緊緊地貼住我,似乎不明白我的雙手正按在她的胸部似的。在這種溫香滿懷的情況下,恐怕神仙全忍不住,更何況是我這個剛成年正是性欲旺盛的“小公狗”呢,所以我幹起瞭正常的男人全會幹的事,雙手在新媽媽半裸的雙峰上挪移著,輕輕磨擦著新媽媽那微微凸出的玉乳,新媽媽並沒有立即離開我的身體,隻是把頭埋在我的胸前,接受著我的愛撫,我見新媽媽並沒有反對,就更加大力地搓動著,新媽媽似乎被我的手制服瞭,軟綿綿的倒在我的懷裡,我趕快騰出1隻手到攔腰抱住她,1邊用手搓動著她的雙峰,1邊用巨大堅硬的小弟弟磨擦著新媽媽的小腹,新媽媽再也受不住瞭,嘴裡發出瞭“哼!……啊!”的啼聲,“小雨……小……雨!……啊!……我受不住拉!……抱……抱我走……!”我的手臨時離開瞭新媽媽的雙乳,1手抱著腰,1手抱著腿彎,可是我的口卻沒有放過她,把頭埋在她豐滿的胸前,1邊聽著她浴後的芳香,1邊用舌頭隔著薄薄眠衣體挑逗著她那尖尖的玉乳,新媽媽雙手緊緊地抱住我的脖子,不斷地扭動著身軀,我們好不輕易才到來瞭新媽媽的臥室,我們1起滾瞭上往,然後,我緊緊地把她壓在身下,嘴巴離開瞭雙乳,堵住瞭它的嘴巴,舌頭頂開瞭她的牙齒,尋來瞭她的香舌,絞纏住,吸著她的香液。我的手可沒有閑住,輕撫著她的雙腿,從大腿溫和地去上觸,順便把她的裙幅去上面推,我仔細翼翼地去上運動著,新媽媽大概是給我觸得很舒暢吧,雙腿向外大幅度分開,我的雙手很快就觸來那小內褲瞭,呵呵,中間濕已瞭1片瞭。我的手指從內褲邊上鉆瞭入往,哇,裡面更是濕漉漉的,粘粘的,我輕輕地觸弄著她那粒小豆豆,不時還把手指伸來小蜜洞裡面往搔幾下,新媽媽舒暢地夾上瞭雙腿,把我的手全夾住瞭,還不斷地顫動著,我把手抽瞭出到,嘴巴離開瞭新媽媽的嘴唇,新媽媽的嘴1解放後就由“哼……哼”的呻吟轉為“啊!……阿!”地大啼瞭。我溫和地把她的眠裙扒瞭下到,然後內褲也除掉瞭,我用力分開瞭她的雙腿,然後拉瞭個枕頭過到塞在她的臀部,濕澆澆的陰部就完都的顯示在我眼前。澆濕張開的大陰唇紅潤可愛,硬翹突起的陰蒂驕傲的抬著頭。我趴在她的兩腿間,用我的嘴罩上她的陰唇,鼻子頂著她的陰蒂,舌頭順勢插入小妹妹,舔弄她的小妹妹4壁,她猛吸1口氣,都身全在發抖瞭。我的舌頭摹仿著陰莖的動作在她的小穴裡輕抽慢插,舔弄著光滑的小妹妹內壁,我的手也在屁股後遊走,觸弄著她圓潤肥大的屁股,手指在屁股溝上下的觸弄。她在我的愛撫下大聲的呻吟著,胸部劇烈的起伏,雙峰左右晃動著,屁股也在我的手下前後挺動,雙腿繞在瞭我的脖子上,使勁地夾動著,好像想把我的頭夾入往1樣~~~~~ 新媽媽似乎性欲更加高漲瞭,大聲呻吟著講:“啊!……小……小雨……我下面癢得要死拉!…… 不……不要舔啊!……快插……插……入到……啊!”我的小弟弟這時也快要弊死瞭,不斷地再顫動著,似乎在向我抗議呢,我趕快從新媽媽的身上爬瞭起到,扒下瞭內褲,那黑亮粗大的小弟弟在得來自由後,立即昂首而立,還從馬眼中流出瞭大量的粘狀液體,似乎在對我講:“主人,我已預備好拉,快讓我入往吧!”我趴來新媽媽的身上,緊貼住她的雙峰,她即將緊緊摟著我的腰瞭,1定是她小妹妹裡面很癢瞭,好想讓我插入往。我由於上次才把我的陽物塞入往就泄瞭,所以這次學仔細瞭,先深深吸瞭1口氣,才漸漸地把陰莖擠入瞭她那窄小的蜜洞裡,動作很仔細,慢慢地,我開始加快瞭抽插的速度和力度,她興奮地把我緊緊摟住,胸前那兩團軟中帶硬雙峰緊貼著我的前胸,像水蛇似的不停蠕動她的細腰,我也配關地捧著她的臀部向我的小弟弟裡擠壓。她激蕩得啼出聲到,香汗澆漓的嬌軀不斷地在我懷裡顛簸。新媽媽的啼聲也慢慢加大,身子開始大力扭動,雙手扭揪著床單。我雙手緊握住新媽媽豐肥的雙峰,新媽媽好像感覺很受用。她的淫蕩刺激著我的神經,於是我的動作空前強烈起到,抽插如疾風暴雨,新媽媽的啼聲開始震耳欲聾,潔白的胴體劇烈的扭動,我死死壓住她的雙峰,新媽媽的手瘋瞭似的在我的手臂,前胸依依不舍抓抓,小腹痙攣似的向上聳動,張大的嘴裡流出1絲粘液,嘴裡不斷地啼著:“啊!……啊!……快呀,好……好爽阿!我……我快要……死瞭!” 過瞭不久,驟然,我覺得新媽媽的雙手死死抓住我的後背,好象要摳入肉裡,小妹妹裡的肉不斷地收縮著,把我小弟弟夾得舒暢極瞭,我明白這正是平高潮的前奏,我毫不惜香憐玉的雙手抓緊新媽媽那波浪般晃動的豐滿乳峰,將她1對渾圓挺碩的雙峰捏得紅紅的,我將力氣灌註陰莖之中,陰莖直入直出的強行抽插起到,下下直抵新媽媽的的花心. 新媽媽迎關著我的抽插,口裡忘情地淫啼 :“啊!小……小雨……幹得我好……好……舒暢……啊……頂……頂來……肚子啦……啊……不……行……瞭!” 驟然,我感來她的嫩穴裡暖流急湧,然後都身1陣劇 烈的抽動,螓首頻搖,驟然1聲嬌喚:“啊!……啊!……好爽啊!……要……啊……要泄瞭!……”緊同著1股濃烈的淫水從她的花心裡冒出,直淋在我的大陽物上.我強壓住狂湧的精意,依舊絲毫不停頓的都力 沖刺著。本到已經箭在弦上,此刻便忍不住把1股精液急劇地射入她肉體裡面瞭。新媽媽也靜下到,緊緊地摟住我,享受那1刻我的陰莖在她子宮口噴射精液時最高峰之樂.我那jj深深地在她緊窄的小妹妹深處1蹦1蹦地蹦動瞭十到次才平靜下到。她的小妹妹也1松1緊地吮吸著我的陽物,我們終於1齊來達瞭性愛的快活顛峰.1切回於平靜瞭,我緊緊地抱起她起身往瞭浴室。從此,我就沒有歸過我的房間眠過瞭。新媽媽自從嘗瞭我的大那話兒後,把她那淑女的假裝扔來9霄雲外瞭,1有空就纏住我交合,唉,幸虧我年輕體壯,要不真的會頂不住瞭,女人3十如狼,果真不假啊!!!!我有點為我的父親擔心瞭,他能滿足她嗎?老爸,我隻能臨時幫你1個假期瞭,要下個假期才幹再幫你瞭。
2020-08-20
2020-08-20
2020-08-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