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末日的淫亂

2012年元旦,濱海市委辦公大樓的頂層小會議廳,濱海市委書記、市長 和黨政工團、各機合部門的主要負責人齊聚1堂,正在召開1個機密會議。   市委書記齊東海合閉瞭身前的麥克風,清瞭清嗓子,目光炯炯有神地望著大 傢,講道:「今天的會議雖然內容不多,但極其重要。我剛從北京歸到,按照中 央的命令召開這個會議,是因為……」望來大傢全打開筆記本預備記錄,他擺擺 手,「這次的會議內容不要記錄,也不要錄音,大傢認真聞,記在心裡就好。」   人們覺得古怪,有的就開始交頭接耳,偷偷議論起到。   齊書記輕咳1聲,嚴厲地講道:「不讓大傢記錄是有緣故的,因為這個機密 會議事合重大,不能泄露1絲1毫的會議內容。這也是中心的要求,所以請大傢 理解。」   會場即將鴉雀無聲,眾人的目光全齊刷刷地望著他。   「時間過得很快,我們入進瞭2012年。大傢全望過美國電影《2012 》吧,瑪雅預言講今年就是世界末日。」   底下傳到瞭笑聲,所有人全神情輕松。那部電影拍得不錯,絕技場面宏大真 實,不愧是好萊塢的大手筆。不過,大傢全知道,那隻是1部電影,各種傳媒也 曾辟謠,從科學的角度分析瞭世界末日的荒誕性……所以沒有人當真。   「不幸的是,」齊書記的語調低沉和緩,「瑪雅預言真的會變成現實。」   平靜的會場即將變得嘈雜起到,每個人全以為自己聞錯瞭,互相盤問質疑。   因為齊書記開會的時候從到全是嚴厲認真的,這樣的會議從沒開過玩笑。   就連市長方天成也驚詫地「咦」瞭1聲,扭頭望著齊東海。兩個人雖然分管 黨政,但工作上配關默契,私交也甚好。他很納悶,難道齊書記真的在開玩笑?   齊東海黯淡點頭,繼承講道:「1年前,美、俄、中、德、日5個國傢的頂 尖科學傢機密聚集,在華盛頓開鋪1項重大科學研究。因為根據天文發覺,有1 顆碩大的彗星正向地球的軌道親近。經過1年左右的研究,最後證明這顆彗星會 在今年的年底給地球帶到滅頂之災。」   會場響起1片「哦?」「啊?」的聲音,大傢全驚呆瞭,如此離奇的消息也 太出人意外瞭。   齊東海示意大傢肅靜,朗聲講道:「既然災害不可幸免,我們作為濱海市的 負責人,就要站好最後1班崗,當好濱海市1百6十萬老百姓的父母官。在末日 到臨前,保障濱海市的穩固,讓老百姓能平平安安地過好最後的人生。」   好久,會場才平息下到。雖然在座的全是領袖幹部,可他們也是普遍人,突 然聞來自己的生命隻剩下不來1年的時間,就像癌癥病人聞來醫生的診斷,犯人 聞法官判瞭死刑1樣,那種心情可想而曉。   會場沉寂瞭1段時間,直來大傢的心情平衡後,齊書記才開始佈置工作: 「中心命令,今後的工作重點是保證社會的安定,對於暴力犯罪要做好預防和打 擊的工作;其次是保障物資供給,防止物價飛漲、生活必需品短缺。中心再3強 調,1定要封鎖消息,幸免人心恐慌。但這種事情,後面漸漸總會泄密出往的, 那時候人性的醜惡就會暴露無疑,社會就會陷進瘋狂狀態,這是我們最不指望望 來的。」   齊書記的目光盯在公安局長劉大龍的臉上,語重心長地講:「我明白你們警 力有限。即日起,撤銷『查辦黃賭毒』專門小組,把都部警力和精力放來掃蕩黑 社會、禁槍、搜繳管制刀具等兇器以及嚴打偷盜奪劫、侵犯、聚眾鬥毆等暴力犯 罪之類的工作上到。警力不足的話,武警會大力配關,民兵、聯防隊員也都部出 動,在社會上造成1種高壓的態勢,震懾宵小,對那些不法之徒要予以果斷的打 擊,從重從快,1網打絕。辦案經費由市裡都力支持,社會安定的重任就交給你 瞭。」   劉大龍點頭,齊書記和方市長低語瞭幾句,繼承佈置工作,包括擴建寒庫用 於儲躲吃品,尚未開工的住宅和商業建造都部下馬,集中力量建築地下工程,以 防范後面氣候的嚴峻惡化,配套的發電設備、空調、空氣濾清設備和大型貯水設 施等加緊引入安裝……   會議在沉悶壓抑的氣氛中結束,雖然宣佈散會瞭,但大傢全默默地坐著,似 乎連站起到的力氣全沒有瞭。       ***    ***    ***    ***   富貴山莊是坐落在濱海市海邊度假區的1片別墅群,這裡3面環山,1面朝 海,山清水秀、鳥語花香,風景秀媚、氣候宜人。封閉的高墻之上架著高壓電 網,門口有練習有素的保安站崗,整個富貴山莊由人力、警犬和電子監控編織成 的安保措施十分來位,是濱海市最高檔的商品住宅,「莊裡人」非富即貴,幾乎 囊括瞭濱海市所有的權貴富豪。   富貴山莊的開發商是「福貴隆」集團,董事長林福海是濱海市最早富起到的 那批人之1,集團涉及房地產、物流、商貿、餐喝、娛樂等諸多領域,這些年資 產滾雪球般擴張,已經成為濱海市的首先納稅大戶。總經理林少傑是林大龍的長 子,人稱「林少」,今年剛滿30歲,是市長方天成的乘龍快婿。   林福海沒上過什麼學,文化程度不高,憑著膽大心細和錯綜交錯的人脈創出 瞭1片天,富貴山莊這麼俗氣的名字也就是他這種人方能想得起到,不過倒也貼 切。這片別墅區是他的大手筆和自得之作,卻並不為盈利,市裡的頭面人物全有 份。常言道:「食人的嘴短,拿人的手軟」,這份大禮固然沒枉送,這點缺失在 別的方面早就貼補歸到瞭。   林福海膽識過人,復很說義氣,隨著公司的摸角延伸至都國各地,他在生意 場和社會各界全有很好的人緣。他最大的缺點是好色,在都國各地的大城市全有 包養的女人,每次出往很少住賓館,全是住在自己營造的小傢裡。他有多少2奶 連他自己全記不清,這些女人給他生瞭多少孩子他也講不上到,有的孩子很罕見 面他全覺得很生疏。這些年這些孩子逐漸長大瞭,有幾個已經被他送來國外讀書 瞭,但他最寵愛的還是林少傑,已經選定作為他的繼續人林福海的原配夫人是本村的馮桂芝,比他還大1歲,結婚後卻向來沒有生 養。她患瞭1種啼「習慣性流產」的病,前後3個胎兒全沒保住,身體也大受摧 殘,之後就聞從醫生的提議做瞭盡育。馮桂芝是個傳統型女人,善良顧傢,當林 福海成為暴發戶後,她也很低調,不喜歡張揚。作為妻子,她不想林傢因為自己 而斷後,主動將自己的1個遙房侄女馮美玉介紹給瞭丈夫,代她給林傢傳宗接 代。   馮美玉當年才十5歲,豆蔻年華卻已是1個小美人坯子,雖傢景貧冷卻膚白 肌嫩,清麗動人,林福海視若至寶,愛不釋手。1年後,林少傑出生,再過兩 年,復給林福海生下瞭女兒林知婉。成為林傢的功臣後,馮美玉並沒用恃寵而 驕,對姑姑馮桂芝很恭敬,安分守己地為林傢養育1雙兒女。然而,好色的林福 海並不是1個專情的人,依仗著手裡有錢,來處留情,使馮美玉常常獨守空房。   富貴山莊裡全是獨棟別墅,地上4層,地下兩層,獨立院落,前後花園,歐 式建造風格,每棟全有編號。裡面的裝修因主人的喜好而各不相跟,但全是名傢 設計,精雕細琢。   夜幕低垂,冷意甚濃。7號別墅內卻是暖和如春,中心空調默默地送出和煦 的熱風。4十6歲的馮美玉摟著9歲的孫女林春雨坐在沙發上,旁邊是林少傑依 偎在馮桂芝的懷裡,因為大媽對他從小溺愛,所以他在馮桂芝面前很隨意,對面 坐著的是市長方天成和女兒方如煙。   「老方,你講的是真的麼?」馮美玉聞完方天成傳達的噩耗,還有些不太相 信。   「不會有假。現在天文學這麼發達,何況是世界上最頂級的幾個國傢1跟研 究得出到的結論。」方天成悲嘆。   沉默,每個人臉上的神色全不好望。   許久,馮桂芝講道:「既然全得死,怕也沒用。我今年5十多瞭,死瞭倒也 沒什麼惋惜的。可是,小傑和煙兒還年輕,尤其是小雨,人生還沒開始呢,唉… …」   小雨年齡小,不明白大人們講的是什麼意思,好奇地抬起頭問林美玉:「奶 奶,怎麼瞭?你們幹嘛不快樂啊?」   「哦?沒什麼,同你沒合系,你上樓自己玩會兒吧。」馮美玉望來保姆正好 過到,啼住她,「陳嫂,你帶小雨上往吧。」   陳嫂今年還不來4十歲,可在林傢當保姆已經快十年瞭,往年老公因車禍往 世,她上個月才把自己初中畢業的女兒小芳接到,同林傢談好後,母女倆全成瞭 林傢的保姆。陳嫂1向溫順乖巧,深得主人的歡心,聽言過到哄著小雨上樓瞭。   小雨走後,大傢全悶坐著不講話。林少傑蠻不在乎地笑道:「該死屌朝上, 不死屌晃蕩。既然全得死,怕有個屌用?」   方如煙對自己丈夫的粗話感來不滿,嬌嗔道:「爸在呢,你講話也不明白註 意點兒?」   但沉悶的氣氛被林少傑的1句玩笑話搞活瞭,方天成也莞爾道:「小傑的話 粗理不粗,想開瞭還就是這麼歸事……難得他的心態能調整得這麼快這麼好。」   馮桂芝講道:「我這些年向來望些佛教的書,覺得心靜多瞭,佛講的6世輪 歸不明白這地球全沒瞭還行不行?」   林少傑在她的懷裡大笑道:「固然不行瞭!地球全沒瞭,還輪什麼歸?大傢 全惟獨不來1年的時間瞭,想幹什麼就趕快幹吧!」   馮美玉也被兒子的樂觀所感染,鋪顏1笑道:「兒啊,你想幹什麼呢?告訴 媽媽好不好?」   「人生在世,自當及時行樂。嘗絕天下美味,閱絕天下美色,哪個男人不這 麼想?」   「哼,還閱絕天下美色,你有瞭我還不夠嗎?」方如煙佯怒道。   「你還真別氣憤!女人如花,牡丹玫瑰各擅勝場,百花爭艷才會滿園春色, 沒有人會指望自己的花園裡就種1種花。再講瞭,聖人全講吃色性也,女人假如 是1道菜的話,你再喜歡食的菜也不會食1輩子不換口味吧?」   「望到我已經讓你起膩瞭。那好,按你的理論,我也該換換口味瞭。」方如 煙真的有點氣憤瞭。   1望小兩口之間要吵架瞭,馮桂芝趕快講道:「小傑,你咋這樣講話呀?望 把如煙氣的!」   方天成也責備自己的女兒:「煙兒,你幹嘛同小傑較真?他就是嘴頭那麼講 講,復沒真幹什麼。」   長輩的好意勸架卻沒收來應有的效果,林少傑仍是1副滿不在乎的樣子,朗 聲講道:「講開瞭也沒啥!人性本就貪欲,被道德和法律所壓制,才會相安無 事。既然時日不多瞭,這些傳統道德之類束縛人性的東西也該松綁瞭。縱情地享 受生活,過好每1天,才是我們目前最應該做的。如煙講她想換換口味,可以 啊,隻要她高興,我會都力支持的!」   方如煙想起老公在外面常常花天酒地夜不回宿,被她發覺蛛絲馬跡後還蠻不 在乎地講同別的女人隻是逢場作戲——可她多年的閨蜜全被他抱上瞭床,夫妻生 活上對自己也隻是1種對付的狀態……心裡有氣,忍不住撇撇嘴,講道:「哼, 講得好聞,我望你是為自己尋借口。你復不是沒換過口味,隻不過是背著我罷瞭 ……怎麼著,以後想公開化瞭麼?」   林少傑也想起到兩人首先次的時候方如煙沒有見紅,而且在床上很善於配關 ;婚後做瞭都職主婦卻常常不在傢裡呆著,整天在外面瘋奔,問起到隻是講往購 物、美容或者健身、打麻將,但裝扮得很妖艷,還曾被他發覺奶頭上有別的男人 的牙印;晚上喜歡坐在電腦前同男人談天,有1次他偷偷走來她身後,發覺談天 的對話很曖昧,不乏性的內容——那次方如煙驚覺後很氣憤,講他變態,窺探她 的隱私……他也沒好氣地揶揄道:「彼此彼此吧,你的機密我也不是1點兒不曉 道,我們何必較真呢?」   眼望兩人越講越僵,忽然從門外闖入到1個美麗的女警官,徑直走來方天成 身邊坐下,采下帽子,端起桌上的茶杯飲瞭口水,對方天成講道:「爸爸,今天 怎麼瞭?劉局講撤瞭我們小組,都部往刑警隊幫忙。」   到人是方市長的2女兒方如雲,今年2十6歲,從警校畢業就往瞭公安局, 主動要求來刑警隊。後到還是劉大龍怕市長的千金有驚險,成立「查辦黃賭毒小 組」時把她調瞭過往當組長。方如雲從小嫉惡如仇,頗有俠女風范,在公安局工 作認真負責,幾乎年年全是勞模。她最仇視男人好色花心,在掃黃時力度很大, 市裡的1些娛樂場所被這位市長千金搞得生意清淡,老板們苦不堪言。   方天成理解女兒的心情,也不瞞她,勸解道:「你可能還不明白,今年年底 就是世界末日瞭,你那個掃黃工作也就沒啥意義瞭……」   「什麼什麼?世界末日,老爸你開什麼玩笑?」方如雲1雙漂亮的大眼睛全 瞪圓瞭,驚異地大聲問道。   方天成隻好把今天會議的內容同女兒復講瞭1遍,方如雲隻得相信瞭,但還 是不解:「就算是世界末日,為啥掃黃就沒意義瞭?」   方天成循循善誘道:「嗨,這種事情復不像侵犯殺人,對社會沒啥危害,無 法是生活方式腐化墮落而已。時間不多瞭,該樂就讓他們樂吧,沒必要為這個牽 扯我們有限的警力。」   方如雲心有不依依不舍抓地講道:「我們本到已經有瞭確切的線索,本市存在1個特 大的淫亂團夥,不但賣淫,還換妻群交。小組1撤,前功絕棄瞭……唉,廉價他 們這幫狗雜碎瞭。」   林少傑臉上的肌肉不易察覺地1哆嗦,他就是這個淫亂團夥「歡樂大本營」 的幕後老板之1,沒想來居然被自己小姨子暗中盯上瞭。他故作鎮靜地問道: 「這種事1般組織全很嚴密,你們是怎麼得來線索的?」   方如雲對姐夫這種花花大少1向望不順眼,不過今天心情鬱悶,也正好想1 吐為快,就講瞭出到:「本到隻是聞聽有這麼1個地下組織,但很難得來證據。 後到為瞭破案,我們下瞭很大代價,安排瞭兩個警員混瞭入往。這兩個年輕警員 本到感情很好,全快結婚瞭,惋惜現在卻因為這件案子分手瞭。」   方如煙很古怪,問妹妹:「因為這件案子分手,為什麼?」   「還能為什麼,那裡亂78糟,望著自己的心上人和別人亂交,誰能受得 瞭?就算明白是演戲,心理這合也過不往啊。現在我氣憤的是,我們花瞭這麼大 的代價,這案子卻這麼不瞭瞭之,算什麼事呀!」   正講著,復入到1個小夥子,白白凈凈的,戴著1副金絲眼鏡,很害羞的樣 子。   方如雲望見後氣不打1處到,訓斥道:「你怎麼像個同屁蟲似的,我走來哪 你同來哪兒?!」   這小夥子是市委書記齊東海的獨生兒子齊瑞,前幾年隨父親到來濱海市,現 在招商銀行工作。1年前在方傢望來方如雲後不明白為什麼居然著瞭魔,苦追不 舍。但方如雲似乎對他不感冒,向來拒盡他。邪門的是,絕管有很多優秀的女孩 子追求他,但他根本不為所動,連多望1眼全沒愛好……齊瑞似乎鐵瞭心,死纏 著方如雲不放。   方市長客氣地請他坐下,齊瑞道謝後卻不敢坐,可憐巴巴地望著方如雲。   方如雲眼睛1瞪,沒好氣地講:「我們1傢人在談事兒,你到幹什麼?你不 覺得你很討厭、很餘外嗎?」   齊瑞的臉即將就變得通紅,吶吶地講不出話到。   方市長責怪女兒:「你怎麼能這樣對待齊瑞啊?我望這小夥子挺不錯的。」   方如雲不屑地講道:「我就是望不慣他那副娘娘腔,比我還像女人。」轉頭 對齊瑞講,「你走吧,我現在不想望見你。」   望到齊瑞是被方如雲拒盡慣瞭,黯淡點頭,連話全不講就步履繁重地走瞭。   屋裡人的心情全不好,望望夜已經深瞭,方如雲對姐姐講道:「姐,我要你 今天歸咱傢陪我眠。」雖然同丈夫鬥氣,但方如煙對林少傑還是感情很深,聞妹妹這麼講,她用眼 光征求丈夫的意見。   林少傑對這個小姨子也有點兒怵,無奈地沖妻子點點頭。   方如煙心裡有些無奈,妹妹從小喜歡她,姐妹倆婚前全向來在1個床上眠 覺,摟摟抱抱、摳摳觸觸的全是常事。可她沒想來妹妹的性取向發生瞭偏離,對 男人居然不感愛好,反而對她這個當姐姐的百般依靠,進展來瞭親吻、手淫。等 她發現不妙的時候,妹妹已經無法自拔。她略微對妹妹表現出1絲寒淡或者拒 盡,妹妹就同失戀似的發脾氣,同她鬧別扭。出於從小對妹妹的寵溺,她沒辦 法,也隻能尾隨著走下到。漸漸的,她發覺女性之間也能產生性快感,尤其是妹 妹的口交技巧不錯,似乎明白她的敏銳所在,那力度恰來好處,比老公更讓她快 活……望到今天復是1個銷魂的夜晚,方如煙心裡居然隱隱有些等待。   方市長和兩個女兒出門走瞭,其實方傢的別墅是2號,同這棟7號別墅離得 很近,走路也就幾分鐘的事。父女3個邊走邊聊,兩個女兒1邊1個挎著父親的 胳膊,讓方天成心懷暢慰,心想如果能向來這麼下往該多好啊,惋惜時日不多 瞭,真是人生無常,天命難違啊。   客人走後,大傢各自安歇。林少傑往女兒房裡望瞭望,小雨已經眠熟瞭,陳 嫂和小芳還守在床邊。小雨喜歡小芳,兩個女孩兒差不瞭幾歲,能玩來1起,所 以每次眠前小雨全要小芳陪她1會兒。   林少傑示意陳嫂母女可以離開瞭,他小心打量瞭1下女兒,心裡5味雜陳。   別望他表面瀟灑,好像不將生死放在心上,其實對於自己的寶貝女兒還是非 常珍愛的,想來這麼可愛的小姑娘也將不久於人世,年輕父親的心裡真的不是滋 味。   把女兒的房門輕輕地合好,他復往大媽房間裡道瞭晚安。大媽對他從小就特 別溺愛縱容,所以他同大媽的合系比對親媽還好。不過近幾年大媽潛心佛學,同 他之間的親昵少多瞭,讓林少傑頗感無趣,他同大媽隻是打瞭招喚就往瞭媽媽房 間裡。   馮美玉換上瞭眠衣,正要洗澡,望來兒子入到,1下子撲來瞭林少傑的懷 裡,淒然道:「小傑啊,你講老天爺怎麼這麼殘酷啊?我們就剩瞭不來1年的時 間!」   感覺來媽媽的身體在自己的懷裡微微顫抖,林少傑輕拍她的後背,撫慰道: 「媽,休想那麼多瞭,這是無法改變的事實,我們還是好好度過剩下的時間吧。 媽媽,你全有什麼願看?望兒子能不能幫你實現。」   馮美玉嘆瞭口氣,講道:「媽媽今天心情很不好,你陪媽媽眠吧。」   望著媽媽1臉悲戚,林少傑心內不忍,點頭應允。自從林福海4處留情,把 傢當成旅社後,馮美玉常常和兒子1起度過漫漫長夜,不過後到兒子入進青春期 開始發育後,兩人就是跟床不跟被,直來林少傑結婚後,母子才很少在1起眠 覺。今天的驚天噩耗再次使得母子連心,互相全想從對方那裡索取暖和和慰藉。   望來兒子點頭答應瞭,馮美玉心情和緩,講道:「媽往洗澡,等會兒你也往 洗洗吧。」   馮美玉是個愛幹凈的人,天天至少要洗兩次澡,每次全洗得很小心,甚至連 指甲縫兒全要洗幹凈。她喜歡在放著花瓣的浴缸裡泡澡,還常常讓陳嫂給她搓 背、按摩。   馮美玉穿著眠衣往瞭浴室,林少傑就坐在沙發上望電視,忽然發覺電視櫃的 抽屜半開著,裡面有好多光盤,就好奇地過往翻望。   抽屜裡面除瞭1些正規的影視劇外,還有不少情欲3級片,港臺、日韓和歐 美的全有。林少傑心裡惻然,不由得對母親大起憐憫之心:深閨怨婦望這些解 悶,豈不是火上淋油?   他抽出1張丹麥的喜劇片播放起到,沒想來竟然是真刀實槍的性愛故事片, 雖然清楚度欠佳,但故事情節不錯,演員也很美麗,性器官的特寫也是赤裸裸 的。   他望得津津有味,投進來瞭劇情裡,淡忘瞭時間。   馮美玉穿著眠衣走出浴室,披散著濕漉漉的長發到來兒子身邊,望來電視上 正在播放的鏡頭,不由得臉紅瞭,上前合瞭電視嗔道:「時間不早瞭,趕快洗澡 眠覺吧。」   林少傑發覺媽媽臉紅的樣子很可愛,忍不住逗她:「媽,沒想來你還愛望這 些片子啊!同兒子講講,望瞭有什麼感覺?」   兒子的調笑讓馮美玉更加困窘,發急道:「少耍貧嘴,快往洗澡吧。」   林少傑匆匆洗完澡後,到來母親的臥室,望來媽媽還坐在梳妝臺前,正去臉 上擦拭護膚品。馮美玉漂亮的倩影讓他覺得心曠神怡,房間裡的淡淡暗香更讓他 心神迷醉,他不由得綺念叢生。   望來兒子入到瞭,馮美玉站起身往展床疊被。林少傑望著媽媽彎腰跪趴在床 上的姿態,薄薄的眠衣下,滾圓挺翹的大屁股左搖右晃,格外誘人……不由得淫 心頓起,胯下的那話兒把眠褲頂起瞭1個小帳篷。   馮美玉將兩個枕頭並排放好,撩起被子鉆入被窩,然後沖兒子招手講道: 「小傑,快上到吧。」   林少傑明白媽媽讓他鉆另外1個被窩,但他壞壞的1笑,撩起媽媽的被子, 哧溜1聲鉆瞭入往,1把摟住馮美玉的嬌軀,溫情脈脈地講:「媽,我要摟著你 眠。」   馮美玉內心裡其實也想讓兒子離自己近1些,對兒子的頑皮便不加拒盡,索 性將頭紮入林少傑的懷裡,感慨道:「嗯,好久沒人摟著媽媽眠覺瞭。」   林少傑的手貼著媽媽的後背滑來屁股上,在兩個肉丘上觸揉著。馮美玉不以 為意,並沒推拒。可她沒想來兒子得寸入尺,另1隻手竟然往偷襲她的雙峰,她 霎時心慌意亂,捉住兒子意圖非禮的手,嗔道:「幹嘛呀?眠覺也不誠實!」   林少傑笑瞇瞇地講道:「我有個毛病,眠覺的時候要觸著女人的奶子,要不 然眠不著。媽,我小的時候不是總觸你的奶子嗎?現在怎麼就不讓我觸瞭?」   馮美玉哭笑不得:「笨孩子,那時候你還小,固然可以。可現在你不是小孩 子瞭,是個大男人瞭,不能再觸媽媽的雙峰瞭。」   林少傑狡辯道:「我再大也是你的兒子啊,以前能觸,現在固然也可以瞭, 反正復不是沒觸過!」   馮美玉好奇地問道:「那你天天晚上全觸著如煙的奶子眠覺?」   「是啊,她現在習慣瞭,我不觸她還不依哩。」   「啊?那她今晚咋辦,難道讓她妹妹觸著她的雙峰?」   「媽,告訴你吧,如雲是跟性戀,隻喜歡女人。如煙告訴我,她妹妹在床上 可能折騰呢。」林少傑1邊講,1邊隔著眠衣觸揉著媽媽的雙峰。   馮美玉跟情之心頓起,也顧不得阻攔兒子動手動腳瞭,追問道:「那她這輩 子不嫁人瞭?」   「我望是這樣。再講瞭,惟獨不來1年的時間,恐怕她的性癖好也不好改變 瞭。」   馮美玉輕打瞭1下兒子亂動的手,羞道:「別這樣觸,媽媽受不瞭……」   林少傑促狹地問:「哦,媽你有什麼感覺?」 。
2020-08-20
2020-08-20
2020-08-20